• 介绍 首页

    痴缠

  • 阅读设置
    8
      回到宿舍后,我开始满怀期待地做起了旅游攻略,查了查周围热门的短程旅游路线,车票和房间都提前预定好,以防国庆假期人爆满订不着房间。
      我正刷着手机忙活地热火朝天时,赵鹏宇回了宿舍,怀里抱着一个超级大的熊,得有将近两米,还拎着一个塑料袋,看不清里面装着什么。
      “哎呦我去,买那么大熊干什么?”下铺的李康城大吃一惊,上去就摸那个大玩偶。
      赵鹏宇赶紧把他的手拍开,嫌弃道:“别乱摸,要送人的。”
      “就送给校花啊?”李康城皱着眉头,挠挠下巴,“我看悬。”
      “说什么屁话,你闭嘴吧你。”赵鹏宇一脸过去。
      他小心翼翼地不知道要把怀里的大熊如何处置,放床上的话占得满满的,自己没法睡,放下面的话又怕弄脏了。
      最后,想来想去,还是扔在了床上。
      “你塑料袋里装得什么啊?”李康城一脸好奇地凑过去抢他手里的塑料袋。
      赵鹏宇:“没什么,就蜡烛。”
      “哇哦,是不是要摆心形蜡烛告白啊,真俗。”李康城啧啧嫌弃。
      赵鹏宇有些不爽:“关你屁事,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李康城嬉皮笑脸,突然cue到我,“祁佑,你说说,就他那土了吧唧的告白计划能成吗?”
      “谁知道。”我嘴里这么说着,其实心里想的却是能成就有鬼了,季夏要是这么容易被这种把戏打动,那我干脆天天二皮脸缠着她。
      赵鹏宇显然被我们俩搞得极度不满,他踹了一下床腿,彭地一声巨响,床晃了一下,李康城这才敛了笑意,尴尬地赔礼道歉:“宇哥别生气,你肯定能成。”
      赵鹏宇周末的告白丝毫没有让我有紧张的感觉,我甚至连去旁观的想法都没有,我脑海中几乎浮现出了完整而清晰的告白流程,比如赵鹏宇会在季夏宿舍楼下摆出心形蜡烛,抱着大熊傻傻地站在宿舍楼下等着季夏,看见回宿舍的季夏后,他便厚着脸皮把大熊递过去然后磕磕巴巴地说些让人尴尬的情话。
      甚至连季夏的反应我都做出了一个大致的预测,她很有可能只赏了一个冷冰冰的眼神给赵鹏宇后就果断进了宿舍。
      后来,我的预测的确是应验了十之八九,那个大而笨拙的玩偶熊被赵鹏宇一气之下扔到了垃圾堆里,被学校的清洁工捡走,彻底不见了。
      赵鹏宇那晚在宿舍灌了很多酒,他冲着我大骂季夏,“她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婊子,出来卖的鸡,你他妈的之前还骗我。”
      “你嘴巴放干净点。”尽管我有些怜悯他也有些幸灾乐祸,但仍然不允许他辱骂季夏。
      我就是听不得除我以外的人骂季夏是个婊子,是个妓女。
      “我嘴巴放干净点?那个婊子也配我好好说话,你是没看到那天晚上那个贱人穿着个齐逼吊带裙,奶子露了大半,上面全是青青紫紫的吻痕,真不知道给多少人嘬出来的。那个婊子还在那装什么高贵冷艳看不上上我,老子他妈的还看不上那个脏逼呢。”
      赵鹏宇越骂越癫狂,眼珠子发红,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出来,我虽然没喝酒,但脾气也上了头,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挨了我一拳后,更加狂躁失控,扑过来和我扭打在一起,我个子比他高一些,也因为臭美一直注重健身,以前还跟我爸学了些格斗和擒拿,打架中占了便宜,最后我差不多是骑在赵鹏宇身上压着他打。
      室友两人被我和赵鹏宇打架惊住了,李康城在一旁一边躲一边嚷嚷:“别动手啊,大家都是一个宿舍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别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啊。”
      另一个室友杨昆倒是个行动派,一声不吭直接上来拉架,却被无辜误伤到。
      最后,十来分钟后终于消停下来,我有些力竭,赵鹏宇也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他被我打得像个猪头,我的脸上也挂了彩。
      “操你妈逼,你跟那婊子不得好死。”赵鹏宇还是喋喋不休辱骂着。
      我不想再听,也不想待在宿舍里看着室友们尴尬,我拿起外套钱包离开了宿舍。
      出了宿舍后,我在校园里晃荡着,也没有明确的去处,夜色深处,万物静默,只有路灯下的小飞虫还在乱舞。
      我掏出外套里的手机,深吸一口气,拨通了季夏的电话。
      等待接通的过程是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无畏,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何今晚我铁了心的想要见她,哪怕这次她不接,我也会一直打,直到她接通了为止。
      季夏接了,敷衍地“喂”了一声。
      “下来,我要见你。”说完后,我也不等她回应,就挂了电话。
      我坐在她宿舍门口的长石凳上,点着一根烟,等她下来。
      烟抽了一根,季夏便出来了,身上穿的是赵鹏宇之前骂的那件能露大半奶子的黑色吊带裙,看来还没换衣服,不过外面披了件破洞牛仔外套,胸前风光挡了个大概。
      她踩着一字带细高跟,一双笔挺的腿修长白皙,一步一步朝我走开,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发出咚咚的声响,打破了静谧的氛围。
      “什么事?”
      我抬头看她的脸,脸上没有夸张的妆容,基本素颜但涂了艳丽的姨妈色口红,将她的皮肤衬得更白略显透明。
      季夏看见我脸上的伤,皱了皱眉,朝我扬扬下巴,问道:“脸上怎么弄的?”
      “今天跟你告白的那傻逼是我室友。”
      季夏点点头,没做声。
      “去处理一下吧,我宿舍里有点药,我去拿。”说着她转身就要回去。
      我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拍拍身旁边的位置,“别走,陪我坐会。”
      “我去拿药,一会再找个地方坐。”她甩了下胳膊,没甩开我。
      我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就是不想让她走,又重复一遍:“坐着。”
      季夏没反对,但也没坐下来,“裙子短,没法坐。”
      我视线下移,定格在她赤条条白花花的大腿上,我的胸腔聚着一团火,嗓子发干,不爽地骂她:“穿着这么骚干什么?”
      “不干什么,怎么,专门大半夜跑来骂我?”季夏也没生气,她手摸上我眼角淤青的地方,使力一按,我顿时疼得抽了一口气。
      “操,再碰一下试试,信不信我日死你。”
      季夏笑了一下,故意用夸张的语气说:“我好怕怕哦。”
      我腾地一下站起来,拉着她就往学校的宾馆走去,她不声不响地跟上我的脚步,时不时还要小跑两步。
      我快速地开了一间房,进了门后,我捏着她的脖颈把她甩在了床上,接着我俯身压在了她的上方。
      季夏那只到大腿根的裙子也蹭到了腰上,下身只有一条小内裤。
      我把一条腿伸进她两腿之间,膝盖抵着她柔软的腿心处,手还卡在她的脖子上。
      我另一只手大力拽下她的牛仔外套甩在了床下,她的吊带裙有一条肩带顺着肩膀滑落下去,我也看到了她胸口白腻皮肤上的青紫痕迹。
      那几个吻痕着实刺痛了我的眼,我抓着她的柔嫩的奶子使劲揉捏,拧她的奶头,恨不得把她的胸蹂躏得全是伤痕。
      “嘶,你这个疯子,放手。”季夏来打我,咬我的胳膊,我加了点掐她脖子的力道,她憋红了脸,眼角逼出了眼泪。
      我见状松开了手,她猛喘了几口气,支起身子,挥起手朝我的脸上扇过来,我能躲开,但是不想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挨了一巴掌后,我烦躁的情绪竟出乎意料地平复下来,我看着她的腰,把脸埋在她的胸前,听她的心跳声,感受她的胸乳随着呼吸而起伏。
      季夏没有推开我,她就这么任我抱着。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从季夏的外套中传来,季夏想推开我去接电话,我不让,大晚上打电话的肯定不会是普通同学,很有可能是她的男友。
      “让我去接个电话。”
      “不行。”我不但不放她去接电话,还拉下了她的内裤,手摸了上去。
      季夏此刻心思在电话上,尚未情动,下面也没水,我揉她时她还叫唤着疼。
      我干脆把她两腿抬高,压在胸前,她的私处就这么毫无遮拦地暴露在我眼前。
      说实话,女人的逼也不好看,我看小黄片时看到逼的特写时有时还会蹙眉,但季夏的私处却让人很有欲望。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便低头舔了上去,这还是我第一次为女人提供口舌服务,也不会什么技巧力道的,就只是瞎舔罢了。
      季夏真是个敏感的人,一会儿绷直的腿就软了下来,下面就开始一收一缩地吐着淫液。
      “再用力一点。”季夏只能呼吸开始急促颤抖,她难耐地催促着我,全然顾不得还响着的手机了。
      手机响了一分钟后就停止了,季夏仰着脖子嗯嗯啊啊地叫唤着,甜腻腻的呻吟惹得我腿裆那二两肉开始硬了。
      “啊,还舔那儿,再重一点。”季夏一点都不扭捏,大咧咧地说出自己诉求。
      我故意使坏就不去舔她的小豆豆,而是绕着周围轻轻打转。
      季夏不爽而焦急地摇晃着腰肢,哭叫着:“求你了,亲爱的,别折磨我了。”
      恼人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颇有些不打通不罢休的架势。
      “别管它,亲爱的。”
      我坏心思冒了出来,伸手摸出手机,果然是陈诺,我接通后扔给季夏,而后又低头继续。
      “喂,有事吗?”季夏不耐烦地冲着手机道。
      “你在哪?”陈诺不耐烦道。
      季夏死死咬着下唇,唯恐泄露出呻吟,两条腿无助地打颤。
      片刻后,那头传来一声大喝:“说话!死了啊!”
      季夏深吸一口气,尽量用正常语调回道:“我已经睡觉了,有事明天说。”
      “我就现在说,你抓紧出来到我宿舍下面等着我。”
      季夏推我的头,想让我停下来,我却加大了唇舌的力度,季夏被刺激得“啊”了一声。
      陈诺气急败坏:“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
      季夏没回答,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甩开。
      “亲爱的,你是想我死。”她抓着床单,五指深陷其中,腿心还在痉挛不止。
      “是,操死你。”
      我说着,掏出硬到发痛的鸡巴就要往她松软的穴口里插。
      季夏制止住了我,“别,先带个套,最近我危险期。”
      我无奈,只能紧急制动,翻找床头柜里的避孕套,却没有找到,看来学校的宾馆不同校外,没有在房间放上避孕套。
      “没有,找不着。”
      季夏试探性说:“那我,用嘴帮你弄出来?”
      我不依:“想插进去。”
      “除了插进去,能爽的法子多了去了,没见识的小屁孩。”季夏轻蔑地数落我。
      “什么法子?”
      季夏翻身骑在我身上,咬着我的耳朵吹气:“夜还长,我们慢慢来。”
      当晚,我们解锁了一系列的体外性爱的体验,季夏浑身上下都蹭上了我的精液,又滑又腻,惨兮兮地不成样子,眯着眼睛抱怨我:“年少不知精子贵。”
      “我老了我能操你。”我调笑,抱着她去浴室洗澡。
      季夏很享受地依附在我身上,乖巧地被我摆弄来摆弄去,像只慵懒困倦的猫咪。
      洗好后,我拥着她躺在床上,季夏窝在我的怀里。
      “你什么时候跟他分手啊?”我呢喃。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低头看见季夏已经沉沉睡过去了。
      我叹了一口气,合上眼睛,梦里看见她冲过来我亲了我一口,又远远地跑开。
      ——————————
      这文不长,再有几章就完结了,会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