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痴缠

  • 阅读设置
    10
      回学校后,我和季夏又要回到互不认识的样子,整天也见不着一两面。
      而这次,也和以往有些不同,季夏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在学校里没了身影。
      当我发现这一事实时,似乎一切都已成定局,无可挽回。
      季夏不见了,陈诺也不见了,  学校里的论坛多了些风言风语,有人爆料说季夏和陈诺一块出国了,永远不会回来了。也有人说季夏捅死了陈诺,进了局子,可能不会出来了。
      总而言之,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于季夏离开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又有人在论坛爆料,季夏是鸡,接过很多客,八成被学校知道了,开除了。
      传言一天比一天离谱,每天都有新花样。
      唯一真实的就是季夏与所有人都断了联系。
      我不敢动用家里的关系去找她,我怕会得到我不敢知道的结果。
      只是偶尔一个人在校园瞎逛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转悠到她宿舍的楼下,见到相似面孔时总会追过去看个清楚,总会时不时地发呆,偶尔也会落泪。
      除此之外,季夏在我生命中的痕迹越来越淡,我每次都要用比上次更久的时间才能把她的面孔回忆完全,可事与愿违,她的音容笑貌在我脑海中开始逐渐模糊。
      论坛上热议季夏的热潮退散后,提起她的人越来越少,年年都有新的校花被评选出来,众人的眼睛也总被新的面孔所吸引。
      记得季夏的人越来越少,当初追她追得极为热烈的赵鹏宇也谈了新的女友,宿舍里也没有人谈起过她。
      校园的时光在季夏离开后,仿佛被按了加速键,弹指一挥间就要结束了,期间秦思思有向我表白过,我拒绝了,她难过得哭了一阵子后,便不再搭理我,我们也就成了校园里最普通的校友。
      转眼间就到了毕业季,收拾宿舍的时候,我从一件衣服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纸条。
      心里骤然一紧。
      预感很准,尽管没有署名,我也知道是季夏塞的,只是我也回忆不出来她是什么时候塞给我的。
      “本来不想多此一举,可总觉得写出来我才能真正一刀两断,至于你能否看见,全都随缘。
      我这辈子其实没爱过什么人,包括陈诺。我向往潇洒痛快地活着,可惜,老天爷总让我不痛快,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痛苦的,大抵这就应了那句老话,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当我得知检查结果为阳性的时候,那晚呆坐了一夜,没有眼泪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有点舍不得有点不甘心,但更多的是解脱,我终于能走了,远离我认识的所有人,死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多好啊。
      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我不想承认可又没法否认,我也想不管不顾地和你谈场恋爱,可是我的时间并不多,如果能重来,我真想永远也不要遇见你。
      我是个很坏很自私的人,我也知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深情大多被辜负,薄情却能被永久铭记。所以,我总是那样,吊着你也好,耍着你也罢,我阴狠地许下你永远铭记我的愿望,我知道这不现实,可哪怕能被你多记住一天也是好的。
      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可提笔之时却又什么也写不出来,最后,祝你无病无灾,一生幸福。”
      读完之后,干涩了很久的眼睛还是湿了,我拿出打火机把这张纸条烧了,红色的火舌很快吞灭了小小的一张白色纸条,该死的,让这一切都成灰吧,放过我,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我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季夏是蝴蝶,来我这里飞了一圈就离开了。
      久而久之,我便信了。
      (完)
      一个小尝试,没有多少感想,也没有多少期待,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