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壹 说书人
      卷一  浮生梦一场
      人间三月芳菲天。
      人界,太熙城。
      春甫入江南,城中的金水湖似乎一夜间乍暖还寒,午间风拂湖面的涟漪都染上几分积雪消融,垂柳拂堤的暖熙绿意。
      湖边有座通体碧竹砌的茶肆,入目尽是翠意,很是合时节。主楼前有旌旗一幅,一墨色“茶”字书得风流恣意。茶肆分两层楼,楼下茶桌皆为竹制,简单而不简陋,茶壶俱为绘竹叶的月白的瓷器,茶雾缭缭间很是清雅。
      这时候天光甚好,小城中探春的人熙熙攘攘,茶肆间俱已座无虚席,甚至立着的人也不少,嘈声喧杂。茶肆居中的高台上摆设的一套与众不同的黑檀八仙桌椅,一套相当精细的茶具沏了新茶来,洁白的茶氲袅袅,有欲语还休的几分妖娆。
      此刻,便见一着黛兰色长袍,手持玉骨折扇,佩双龙首玉璜的男子不疾不徐地从台后步入茶肆间,正拾阶步上高台。
      此人身形高瘦,以兰色衣带束发,气质是温和无害的书生模样。
      这便是今日茶肆的说书人是也,他甫一出现,便是众人瞩目,引起一阵人声鼎沸。
      先生,您今日要说什么?
      有不少人一见他,便在台下七口八舌地吆喝询问起来。
      先生继续说上次的摇光派吧!他们不是正在人界广招门徒么,据说入了摇光派,飞升仙界便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先生说说他们啊!
      不不,还是说说极北之域的姜国吧!据说他们的刚刚和望舒域的楚国在九鸳城打了一仗?
      众口纷纭之下,茶肆一时间喧嚣甚上,听着耳边的议论纷纷,说书人只是施然悠闲地一笑,于桌前坐定了也不急着开口,只是意态从容地给自己沏了杯茶啜了一口,似是对茶水甚是满意地喟叹了一声,一双墨黑的眼眸都微微眯了起来。
      下一时,这人长眉一扬,手上折扇一展,只见白绢扇面狷狂的墨书曰:
      天下事
      天上事
      世间所有事
      这似是他开场的动作,于是茶肆内的人声不时便静了下来,待他再啜一口茶,便悠然开口道。
      都说了几天修真界的兵戈征战了,诸君没有听腻,我都说腻了。
      今日说说其他的,就说点风流往事,换换胃口吧。白晓正有兴趣,如今便来为诸君细数下这当世美人英雄。
      大家可知,这世间能算是神仙眷侣的有几对妙人?
      这人的嗓音很是温和清朗,完全不像其他说书人该有的那种抑扬顿挫,跌迭起伏的夸大,却似一捧石上清泉般娓娓,听着很是如丝竹乐音般悦耳。
      我知道几对呢!
      不知!
      正等着听先生说呢!
      先生快快道来!
      自称为白晓的说书人挑起话题有人有兴趣,有人没兴趣,没兴趣的长声哀叹一声,动作表情皆带上几分无趣廖闷,大多数听众却是颇为热烈追捧的兴趣盎然模样,纷纷出言催促道。
      闻众言,说书人再一笑,似是对挑起了众人的好奇颇为满意,于是折扇一收,开口道。
      问修真界的美人英雄,应该首数九音阁的明神和虞姬一对。
      然后有极北之域姜国的夜辉女王和王夫宁不凡将军;苍山剑宗的青辰仙子和道侣洛河仙君等等。
      白晓先就从九音阁的明神和虞姬为诸君说起吧。
      ……
      嗯?
      茶肆二楼上曲廊以碧竹为栏,环绕着楼下高台处展开一圈十余间颇为宽敞的雅间,有低低一声疑惑的女声从最大一间居正中对高台的雅间中传出,这声音听着温柔悦耳却带着微微的沙哑,似是颇为意外惊讶。
      而后,似有年轻的女孩子一声轻笑,伴着悠闲搁下茶盏的一声轻响传出,笑声清脆婉转似是黄莺出谷,光听着声音就让人浮想联翩,引得人忍不住想去探究一番,真人却是如何风姿绝艳的美人。
      可惜,雅间门边侯着两个人高马大,铁塔一般壮实的玄衣侍卫,身后是一层剔透的珠帘盖着金纱帷帐泛着柔光,如倒悬的水幕,将透纱而入的天光遮得朦胧,只能见倒影的婉约绰袅影子,而完全望不见人之模样。
      说书人却似是于茶肆的嘈嘈切切的人声间,敏锐地捕捉到了这边细微的一刹动响,眉目含笑,似是无意地掠过这间雅间望来戏谑的一眼,继续他引起的话题说了下去。
      ……
      众所周知,在这个真神居住在独立于六界之外的神界,不出世的世间,修为最高的,就当属神君境界了,当今在世的暂有九位。
      而明神和虞姬这一对璧人皆是神君的修为,是其他人都比不得的修为深厚,所以为首。
      说起明神,他是九音宫的宫主苏明衡,妖身为九凤,是这世间唯一一只独一无二的九头凤凰鸟。
      凤是神兽,为天道所庇护。
      可这九凤啊,却是凤族的异种,大荒凶兽,是天道的所厌。是以,凤族颇是不容幼年期的明神,那时他很是有一段举目无亲,颠沛流离的坎坷艰难生活,所以生性暴戾恣睢。
      在约五百年前,明神身历九重天劫,然后证道成为神君。就在刚度过证道的九重九霄神雷之后,这尊杀神连修养生息都不愿,便带着雷劫劈得焦黑的伤躯杀回了凤族,砍倒了凤族的万年至宝血梧桐,抢了树心塑就了本命法器焦尾七弦琴“问心”。
      为这场杀戮所累,凤族至今仍是元气大伤,不足之前鼎盛期间的十分之一。
      当时天道大为震怒,正道九域间,有十七门修仙门派集结,以太一宗和玄真剑宗为发起者屠魔卫道。
      明神只身迎战,以一剑一琴,于北仙域的云海城外,直面这群能算是仙界半壁江山的万数之众,面对万人称他为魔头嚷嚷着要诛魔护道的气焰,无半分畏惧之色,只是轻蔑地冷笑一声道:
      若是这世间所谓名门正派,都如你们一般面上道貌岸然,实际卑鄙无耻以多欺寡的话,那本座只身为魔又何妨。
      他遂命名其剑为“为魔”,以剑上焚天煮海的黑焱,将太一宗和玄真剑宗宗主的两大神君,太真神君和伏天剑神神形俱灭斩于剑下,从容破万众围剿而出。
      此战之后,云海城外伏尸万里,流血漂橹,这役被称为云海之殇。两大神君陨落之地,起了举天同悲的天地异象,沙漠间落下血雨滂沱,染就了赤砂千年未褪。
      说到了这儿,说书人微微一顿,轻松地拈起茶盏啜了口茶,润了润喉咙。
      而一众听者皆是对他所描述的那人一人独剑,嚣张与世为敌并大败之的场景有些心驰神往,有吸冷气的轻嘶声,有击节低低的赞叹声,有豪气拍掌叫好声,一声喧声不断。
      说书人再轻笑了一声,搁下茶盏,语气一转。
      以一己之力,让天下正派分崩离析,明神的实力之强横世间少有,在这真神在神界避世不出的世间,可谓当世第一人。只是,此人一生身负的杀孽沉重,此番若是再要精进,需入虚空度无相劫,方能入真神境界。
      而真神境界已经三万余年无人踏足,所以,应该是颇为艰难。
      与明神本人的天怒人怨恰恰相反,他的夫人虞姬在修真界的口碑很好,她是福星,天眷之子。
      这位修真界公认的第一美人本身是一尾红背白锦鲤,是得天独厚地生在神界,天道所在的蓬莱仙岛,而养在天道座下五百余年的天道宠儿。在两百年前,她为天道所亲自点化,而生神智,之后便被天道化身亲自送到仙界的天兵阁,养于天池镇压气运。
      普通仙人要成神君,大概少不了得起码数万年光景,经万死一生重重艰险,身历五趟天劫;而寻常的鲤鱼化身为人,需要上千年,之后跃龙门,也需至少超过万年的积累。
      而虞姬于天兵阁天池内休养生息,不到百年便跃龙门而过,于是上下总共六百年不到的时间,美人便化了龙,证道神君,也是福运绵厚,天道厚爱。
      说到这里,这说书人浅浅一笑,折扇一展,再轻摇扇几下,这次似是另外一面,因为他的扇面上为:
      我俱知
      我皆知
      我无所不知
      所以,连起来,他的扇面上是“天下事,天上事,世间所有事;我俱知,我皆知,我无所不知”。
      却是无人出来质疑一声这人的大言不惭,人人皆被为这对强强联合的伉俪挑起了几分兴趣,于是接着听说书人悠然往下分说。
      虞姬越过龙门化形之时,恰恰是天兵阁主收关门弟子的拜师大典上,那日宾客众多,所以,无数人亲眼目睹那一场锦鲤跃万丈龙门而出,蜕凡躯而成神的胜景,然后心有所悟而修为有所突破。
      而天道也为她证道化形所愉悦,降下大道之音和祥瑞之兆为之贺喜,于是千万仙人为之受益。
      传说呢,虞姬是天道气运所在,她是天地间唯一一位以神君之身证道,却未染一点杀孽的大能,所以她喜欢的人能够得到福运加持,她所厌恶的人,轻辄厄运连连,重辄被天打雷劈。
      所以,换句话说,这位美人可是人形的幸运符,是可以给人带来气运的福星啊。
      ……
      等等?那这位美人不是谁得之谁便气运加身了?那岂不是天下至宝,人人可得之?
      闻言,台下一片哗然,突地有人插嘴问道。
      对于此言,说书人轻轻一笑,折扇一阖,意态悠闲答道。
      你不是世间第一个这么想的,但这世间唯有一人这么做成功了的。那人便是明神。
      他依仗自己实力强横,在虞姬化形艳惊无数之时直接掠了人就走,待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人影淼然不知所踪了。
      啥?抢了美人就跑?
      听书人这一句轻飘飘的话如抛巨石入水,语惊四座。
      场间适时静谧了一瞬,一时台下众人皆是目瞪口呆,他四顾下见各种膛目结舌下巴落一地的表情,似是有些自得,任台下窃窃私语,再自斟自饮了几杯。
      这明神好生霸道啊,本命法器是抢来的,老婆也是抢来的。
      台下间有低低女子之声,似是不太赞同地喃喃道,然后被闻言的一群男子一阵轻蔑地嗤笑。
      你们妇道人家懂什么,好男儿便当如斯顺心恣意!我辈修仙本就是与天争命,需破后而立,逆天而行,如是畏首畏脚,还修什么仙塑什么道心啊,直接回家种田不就好了吗。
      一虬髯客大嗓门放声大笑,不屑地出言回斥道。楼下男子居多,闻言皆以为然,一片起哄附和之声,一时间,只听各种意有所指的猥琐低笑闷声不断。
      一群男人,谈资是女人,特别是大美人的时候,总是特别起劲的。
      二楼的两位玄衣侍卫似是耳尖眼锐,耳廓微不可见地动了几下,似是捕捉到了些难听的话,一时脸色很是难看,森冷的双目瞬息间竟是变成了蛇一般诡异的竖瞳,手也移至佩刀之上死死握紧了刀柄似要出鞘,身形却嵬然不动,应是未得令,所以强自压抑着怒气待命。
      那为何其他人便效仿不得呢?
      低低的各种荤词非议和闷笑不断间,台下方才发问的人继续虚心求解。
      说书人微顿了一顿,举起手边杯盏,悠然啜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道。
      就凭她是天眷之子,有人胆敢惹她就会为天道所憎所罚啊。明神在抢了这位之后,可是被愤怒的天道用九霄神雷整整劈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啊。
      而且,你要从明神手里抢他夫人,也要问问人家同不同意啊。
      ……
      这本座可就实在没办法再当作没听到了啊。
      霎那间,一个清脆悦耳如莺歌燕语的年轻女声响起,之动人和清晰,似是美人附唇于众人耳边低语一般。
      只听一声低笑,下一时,一股强劲无形的气机陡然展开,悍然将整座茶肆罩入其中。
      这气息本身温和而生机勃勃,没有半点侵略性,怎奈何是众人高山仰止的汹涌澎湃,仿佛被蛰伏在黑暗间的洪荒巨兽铜铃般的炯炯目光视线锁定,给予人无与伦比的压迫感,似山岳一般的重压负于众人胸口,逼迫得心跳不能,是呼吸不畅的窒息感。
      再说一遍好了。这个是快穿之前写的旧文,15万字之前不会有h的。想看h的同学请移步去我的
      快穿之坑爹系统拆cp  https://www.po18.tw/books/684232
      也是以剧情为主肉为辅的,唯美系,1vs1,宠文。有四个世界,(吸血鬼,封神榜,阴阳师,  钢琴天才)连载到了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