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拾貳 战而胜之
      然后,大人塞给了她一只乾坤袋,“里面有应该要用得到的丹药和一些道器什么的”,再然后她就被送到了天兵阁,寄养在天池里,等待天机。
      因为龙门会在这里出现。
      天池里没有荷花,是空空如也,只有灵气浓郁得结成了实质的雾烟氤氲,看着仙气飘飘。
      她四下游弋着,听见低等修为的弟子们讨论着那个“被光芒笼罩看不见脸,长发”的前辈,和他全身惊人的威压气势。
      ……
      我们阁主都很恭敬地叫他前辈,说实话我还从来没看过阁主对谁那么尊敬过。阁主是神君,大乘的境界吧?
      压得低低的男声八卦道。
      那位前辈的威势实在是吓人,即使他收敛了气息,我那时从他身边百丈外走过,都差点要跪下来。
      另一个男声。
      据说那位来自蓬莱岛,又笼着神光看不到脸。你们想到了什么?
      女声。
      能想到什么?那位大人是真神吗?
      开头的男声。
      无人可以直视神的世间第一律啊,你们这些猪头!天地之主住在蓬莱岛,无人能直视他的面容!
      气急恨铁不成钢的女声。
      天哪!
      一片抽冷气的声音。
      但是,其他的真神也可能不想被人认出来而用神光挡着脸啊。
      有人不同意。
      所以,这只鲤鱼是真神,甚至可能是那位的妖宠吗?
      疑惑的男声。
      那为什么,她那么弱啊?连化形都没有啊。
      噤声噤声,你们!阁主不让讨论那位大人的事情!违者打神鞭十下!
      ……
      我要好好努力修炼,才能不弱了大人的名头,丢他的脸啊。
      虞姬和长乐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闷闷地叹气。
      ……
      长乐:虞姬虞姬,我神君境啦!真没想到被入梦还能让大人一通临考抱佛脚!
      虞姬:我也大乘期了。卡在分神期百年了,再听一遍大人唱歌的时候就若有所悟,后来又一口气吸收了很多法则,就顺势突破了瓶颈。话说,我本来只接受了几十条法则怕贪多嚼不烂,结果发现自己一口气起码吸收了几百近千条。发生了什么事情?
      长乐:是大人给的那盏琉璃灯。在我这里,然后那个时候它出现了,和长鲸吸水一样吞了很多很多法则,我们也连带着受益了。
      虞姬:呃?那灯在你那里?你会用了吗?
      长乐泄气:不能。连在哪里都感应不到,感觉完全不为我所控制。
      虞姬:算了,顺其自然吧。话说,我其实一直很疑惑,为什么我们能看见大人的模样?不是人不可直视神吗?
      长乐(一本正经):大概是因为我们是蓬莱岛的正式公民,得到了大人的官方认证?
      虞姬:滚你,我是认真的。小明也能看见大人的面目,我在想,我们和他之间有什么共同之点,和我之前和你说到的那个很多奇怪记忆片段的梦有什么关……
      她突然话语一顿,目带森然,冷声道:来了。
      随着她森冷的语气,天色陡然阴沉下去,遮云蔽日的墨云疯涌而致,仿佛酝酿着一场狂戾的风暴,一时,阴风凄凄,携来腥臭让人欲呕的血气,近了,才能看清那片黑云是数以百万计的鬼骷枯骨聚集而成,密密麻麻面目狰狞的厉鬼翻滚飞腾,凄烈的哭嚎怒吼声震耳欲聋。
      须弥,古怪的波动生,空间都似是不稳地颤抖起来,那无数号哭咆哮的魑魅魍魉重叠融合起来,竟成了一只占据半边天阙的巨大独眼,笼罩在黑色的火焰中,虽是紧闭的状态,却已经造成了迫力非常,沉沉地压着人心跳惶惶,头皮发麻。
      这边,那些天兵阁来去的弟子依旧交谈的交谈,练武的练武,发呆的发呆,那尾池中的鲤鱼依旧闷闷地四下游弋,他们的天空万里无云,日照和煦。一头是晴好的天和日丽,一头是人心头发怵的末日般诡异场景,两个空间场景虚虚的交汇重叠,这一幕是说不清的离奇混乱。
      所以,又是这个家伙,又是这一招。
      啧。同样的招数吓吓萌新还成,来两次可就没有开始的那种视觉刺激了啊。
      一白衣翩翩的美人身影从池间轻快步出,行走间,青色光华在长乐手间曼妙抽枝发芽,她抬起皓腕,握掌做引弓的姿势,青芒顿时成绿意盎然的植物枝条蜿蜒扭绕,刹那拧就一张青木长弓落于她手间,拉满弦,圆润的拇指微翘,一支夺目的金色光矢凝在长弓间,蓄势待发停落。
      生!
      她低喝一声,随她的言出,生之奥义如青色的火焰升腾于光矢之上,那支光矢顿时如花叶绽放出勃勃生机,长乐手间轻松,它便化作一道耀眼的流芒贯虹而出,直向那只巨目破风而去。
      巨眼在此时半张开,瞳孔是黑色无尽的虚无,睁开刹那,似乎整个天空的颜色都黯淡了下来,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晕从这只巨眼间发射出来,这道光来得很慢,似一个步履蹒跚的胖子,但所过之处,连空间都为之扭曲,湮灭成虚无。
      朱颜镜,朱颜辞镜花辞树,定!
      虞姬顺手将朱颜镜抛出,打出灵决,铜镜在空中翻转,镜面间顿时浮现出五道白色交错的线,随着她的喝声,一条线缓缓浮起,镜上雕刻着的那两只纠缠于一处的腾蛇顿时齐声咆哮,显出顶天立地的虚影,两只腾蛇蝉联在一起的蛇尾重重敲击在地面上,四对庞大的羽翼随之张开,片片金羽飘飞刹那间併发出金芒,四面包抄了那只巨眼,似是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和时间的方盒将这只巨眼和周围百丈都装了进去。
      那道巨眼发射的光芒被定在半空中,精巧光矢径直贯穿而过,再没入那颗独眼中。和这两者相比,这支光箭简直小巧得不像话,像是蚂蚁和大象,炸裂开的花火也迷你得几乎看不清,可之上澎湃的生的气息却从穿入的内部开始渗透,如附骨之疽,从内而外蚕食破坏那巨大的光芒至分崩离析,似是万里水堤因渺小的一蚁穴而溃散,巨石因一颗草籽的幼苗从中诞生而四分五裂。
      那只独眼也似是吃痛的惊天怒吼一声,留下黑色的血泪,暴戾地挣扎起来,狂野的煞气随着怒吼的声波将空间都震荡开有形的波动,但为朱颜镜所制,它的挣扎和怒吼都被制约在周围,百丈之内,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百丈之外风平浪静。
      长乐,乘它病要它命!天罗地网!
      虞姬口间轻笑,修长的五指微动,有乌金色的指环出现在她右手的食指和尾指之上,伸手间联着一张网被抛出迎风而涨,数百万条纵横交错的白线交叠成细小的网格,每一根细丝都闪着冰冷的刀光,疾速向巨眼而去。
      雷!
      虞姬红唇轻启,随她言出,雷火“嗤”的一声在见风舒展的网上烈烈燃烧开来,骤然间,铺就细密的天罗地网,每根发质细的丝间都燃附着青白色的雷火火焰向巨眼劈头盖脸地罩去,是要将它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那是!
      长乐展颜一笑,墨瞳瞬间转作蛇一般的金色竖目,有肉翼自她纤腰间生出,伸展开一对覆盖着细密龙鳞一人高的白色骨翼扇动。她从容不迫地振翅带风而起,手间似是盲射一般随意开弓,一道道青色箭矢带着劲气,如慧星飒沓破空而出,落在那张网上,那雷火光彩大盛,带上了盎然生生不息的木意。
      独眼的挣扎更盛,它突地瞪圆大睁开,咆哮一声,那虚无的黑瞳发射出万道灰光,轰在朱颜镜所成的空间之上,顿时只听咔嚓的几声脆响,四方的屏壁如玻璃裂开几道断碎,遽然岌岌可危,摇摇欲坠,再甫一番灰光爆炸,便难堪重负地破碎坍塌。登时无数灰光如矢,爆射而出,落到铺天盖地而来的大网上,有几处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去,大网瞬间破损了多处,却依旧去势不减地往下压去,还有为数不少灰光扑网隙而出,直向两人的方向飞坠。
      唉哟。这可不能让你打到,有麻痹效果要冷却一切技能的。这种亏吃一次就够了。
      长乐轻快地笑道,收翼身形轻利剽遡地旋转,灵活地在空中四下躲闪回避。
      这个家伙带走了本体,我就不好躲了啊。
      虞姬似是伤脑筋地叹道,面上却是轻松如常丝毫不显焦躁,脚上也寸步未让,只手掌向前一撑,便有一金光闪闪绘龙尾龟身玄武图案的盾甲在她身前展开,将她牢牢护在后面。
      快渡劫期的玄武褪下的壳,神魂防御的神器欸。大魔头给的?
      长乐躲避的空隙还有空再连连射出几道箭矢,口里笑道。
      就你话多。
      盾面上电光闪耀火花四射,虞姬在光盾后却是毫发未伤,嗔了一声长乐。
      他们这头打得火热,道道灭世的攻击对抗如雨点落下,另一世界,天兵阁的弟子们却毫无知觉,依旧该干啥干啥,灭世般威力的灰光和箭矢攻击直接穿他们身体而过而丝毫无伤,仿佛一场海市蜃楼叠加于现实之上,只是究竟谁是现实,谁是虚幻却是庄生晓梦迷蝴蝶,说不清楚了。
      胜负已分。
      虞姬双目凝视前方,突地淡淡道。
      那张巨网已经袭到了巨眼处罩下,虽已破损不堪,却依旧密密麻麻带着破邪魍的雷光和生机澎湃的木意,泠泠闪耀,独目在惊天动地的嘶吼声中被残忍地绞裂作千万段,成了开始的万千怨鬼骷魂,而四下溃逃作鸟兽散去。长乐的箭矢此时业已追到,连番爆开灿烂的火光,将那逃窜的漫天鬼魂吞噬,一时间鬼哭狼嚎,剩下逃散开的鬼魂已是百不存十。
      长乐,别追。
      长乐身影正欲动,却听到虞姬急忙制止道。
      这个家伙的境界太脆,顶多是个大乘后期。虽然估计也有上次被大魔头打伤未愈的缘故,但以它的境界想要窥勘天道却是远远不够。
      我担心他不是唯一一个入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