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拾捌 大魔头黑化了
      长乐:……所以大魔头是开始想来和我们刷好感,刷了N久没有毛用,这个时候就黑化了,才抢了我们的啊……
      虞姬:……很好很符合大魔头的人设……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
      不好,新晋的神君虞姬阁下被人劫走了!
      过了好长一阵,目瞪口呆的宾客间才有人从懵逼状态反映了过来。众人登时一阵兵荒马乱,人仰马翻地忙作一团。
      大家都愣着干啥,赶快操法器去救人啊!
      那人是谁啊?
      想起要找人,有人急忙打听。
      我认识,是……九音阁的苏明衡。
      有个犹犹豫豫的声音点明道。
      那个大魔头!果然无法无天!
      一阵吸气声,然后是静寂一片。众人义愤填膺的脸上都僵住了,出现了几分尴尬。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我们即使追上去,也打不过他吧。毕竟是以一己之力屠了两个神君加人仙界半壁江山的狠人呢,我们这点人追上去有什么用啊。
      有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无论如何,虞姬阁下天兵阁是一定要救的,如此才能不负将她托付给我们的那位大人所托。其他的客人请随心决定去留,广成子先行一步,恕不能再招待了。
      一阵落针可闻的沉默后,广成子面色坚决,最后一槌定音地决议道,随即转身,脚下行神通率先追了出去。
      她被护在他臂弯间,带着他的体温的大氅将她包得严严实实,听见两人身外的风声劲劲,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风动,仿佛湍急的气流都被拦在了他的怀抱外。
      她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人,他有一双摄人的血眸,五官英气分明,面容除了有些冷峻感觉不近人情之外,看上去实在俊美得能算是完美无缺。
      嗯。还有一点点眼熟。
      但这人谁啊!完全不认识啊,摔!
      好像刚才,自己还在天兵阁的宴会上和一群人谈笑风生,想着尧初大人为什么没来来着。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她完全不认识的人是什么回事啊?
      再过了片刻,她方才反应了过来。
      自己这是给人劫走了!众目睽睽之下,这个神经病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她身边,直接把她一个公主抱起走人了!!!!
      这个人疯了!!!
      她下意识的运转神力想要给这个胆大妄为的混蛋一掌,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神经病,却蓦然间却发现自己血脉间流淌的神力竟是完全消失了一般。
      这人以一种独特的手法禁锢了她全身的神力流转,她竟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修为,也变不回妖体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她猝不及防下又惊又气,羞恼间,开始手脚并用的拼命挣扎,口中尖叫。
      你这个神经病大变态抢劫犯!你要带我去哪里,快放我下来!
      她只能和个凡人似的奋力用手捶他,用脚踢他,使上了全身的力道,对上眼前的男子却完全是石沉入海,丝毫不起效,她剧烈的挣扎也只是如一条脱水的鱼,在他的掌间翻不起任何水花。
      他只是抿了抿唇,脸色依旧冷沉,沉默地把抱着她的手臂收得更紧,死死地将她囚禁在怀间,脚下施展神通,身后的千山万水一掠而过,虚化得连残影都难以看清。
      闹了一会儿无果,她感觉到自己简直失态得像是个闹街的泼妇,于是开始平静了下来,试图和他讲道理。
      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低着头,绯红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她,眸光深邃,眼神专注而平静。
      你。
      ……
      她额角的青筋狂跳,直接一拳揍向这张俊美无俦的脸,却被他一手捉住,握得紧紧的按在他胸口。
      紧得她都能听到他的心跳,有力的一下一下一下。
      他的眸光一直落在她脸上,看着她的修长的凤眸,榴花般的唇,眉间妖娆的花钿,表情似是从暗沉如水渐渐安宁了下来,到最后,竟有些心满意足的愉悦。
      啊啊啊,你这个变态,神经病,疯子,有病没有药!
      她被他的手压着抽不出来,抓狂的一串叫骂脱口而出。
      嗯,我知道。你刚才已经把这几个词重复了好几遍了。
      他轻笑了一声。
      我根本不认识你啊!你究竟是发什么疯啊!
      她觉得自己的理智都被一团火烧成了灰烬,颞颥穴暴戾一跳一跳得几乎要破肌而出,她又开始死命挣扎,却被他毫不费力的镇压下去。
      再动来动去的小心掉下去。
      那个人的声音低沉,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似乎心情变好了很多。
      还有,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好。
      她狠狠地吸了几口气,念了几遍静心咒,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阖目仔细思索这个神经病抓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许久,她才感觉自己又冷静了下来,于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不会认你为主的,你可以死心了。
      我不需要你认我为主。
      他毫不在意地答道,不避不闪地直直看着她,血色眸光间倒影着着她的面容,仿佛眼中只装得下她。
      她微微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
      你也别想着把我抽筋拔骨做法器或者做丹药。我会自爆妖丹。
      我不会伤害你,哪怕一根头发,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抿了抿薄唇,低声保证道。
      ……那这个人抓自己干嘛?
      她实在搞不懂了。这个家伙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被她美色所惑的猥琐感啊。
      似是感觉到她没有再挣扎了,于是他看着她,微微松开了禁锢着她的手。踟蹰了片刻,他轻柔而带着小心和不确定地,伸手将她额间一缕挣扎间垂下来的碎发掠到了耳后,尾指微勾,小心翼翼在她鲜花般的唇瓣上划过,轻而快得几乎察觉不到。
      这人在调戏自己?
      你这个色狼变态神经病!
      她又炸了,拼命挣扎然后挣扎被镇压×3。
      似是这种征服的感觉取悦了他,他低着头,含笑看着她气喘吁吁,一双凤眼怒火熊熊似是要择人而噬。
      ……
      长乐:哎哟,简直没眼看。这根本就是打情骂俏吧……
      虞姬:那时全身上下的灵力都给封了,不这样挣扎还能怎么样你和我说一下。
      长乐:大佬,实力强,就这么牛逼,看中的东西直接抢,看中的人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