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诛砂

  • 阅读设置
    第五十四章 路过
      二年后,太和三年,初秋,山林初染。
      鄂西一处山脉中一辆马车并四匹马正在在弯曲的山路上疾驰,因为山脉高大,暮色比其他地方来的更快。
      看着越发高大险峻的山脉,为首的年轻男子勒住马,焦急的面色上浮现几分忧虑。
      有两个老汉背着箩筐正从山中走出来,年轻人忙下马施礼。
      “老丈。”他说道。
      两个老汉忙仓皇还礼。
      “从这里穿过就能到荆门城是不是?”年轻人问道。
      “是啊是啊。”两个老汉忙点头,还补充一句,“这里是最近的路。”
      听他们说最近,年轻人脸上浮现笑容。
      “太好了。”他忍不住转头,“娘,我们能最快的赶到父亲那边了。”
      车帘子掀起,一个中年妇人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女童,听到他的话,愁苦焦忧的脸上挤出一丝笑。
      “好。”她说道。
      好字才落,两个老汉却摇摇头。
      “不过,你们现在最好不要走,这天马上就要黑了。”他们说道。
      “是因为山路难行吗?”年轻人问道。
      老汉摇摇头。
      “路不难走,只是这山中恶狼多。”他说道,带着几分畏惧,“我们当地人都不敢天黑入山。”
      有狼啊。
      这也没什么稀奇,大山之中总会有各种野兽。
      “我们人多。”年轻人说道,“还带足了麻油火把。”
      “小哥,这狼可厉害呢,又极其奸猾,多少过路人都葬身山中。”老汉们提醒道,“可不敢冒险。”
      年轻人看看前方,天色越发的暗,再看看车里的妇人女童,以及妇人身后摆着的药箱。
      他的父亲正等着药救命呢,别说耽搁一日,就是耽搁几个时辰都危险了。
      这山虽然大,但疾行的话半夜也就能穿过去了,这样天一亮就能到父亲所在了,他们已经费了很大心血才凑齐了药,就差这最后一步了。
      “多谢老丈。”年轻人说道,看向妇人,“娘,咱们多点几个火把,疾驰穿过应该没问题,狼最怕火了。”
      妇人点点头。
      “好,听你的。”她说道。
      年轻人便招呼随众,立刻就拿出火把点燃,再次谢过老丈一行人向山中而去。
      两个老汉喊了几声无果只得摇头。
      “但愿他们好运吧。”
      可是很快年轻人就知道自己没有这个好运,似乎进入山中不久,天就一下子黑透了,纵然点亮了七八个火把,在山中的夜色里依旧是一点豆亮。
      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而且隐隐的狼嚎声不断的传来,四面八方,忽远忽近,让人不寒而栗。
      “止哥儿。”妇人掀起车帘颤声喊道,“要不停下别走了,不是说狼最怕火,咱们聚集在一起,将四周都点起篝火,这样就不怕它们来侵扰了。”
      “可是,娘,我们已经走了一半了,马上就能过去了。”年轻人说道,“马上就能见到爹了。”
      “止哥儿,你爹已经很危险了,你要是再有个好歹,咱们一家谁都不能活了。”妇人哽咽说道。
      “哥哥,怕。”女童也紧紧所在妇人怀里颤声喊道。
      年轻人看看天色,又看看身边的随从们,大家也都是面色惊惧,已经心生畏惧,行进的速度也会很慢,根本就不可能在天亮的时候走出去。
      罢了。
      “大家下马围成一圈点起篝火。”他说道。
      众人应和一声忙布置起来,很快就搜集柴草点燃了两堆篝火,本想多点几个,无奈就近已经找不到足够的柴火,再往远处走又太危险。
      “这些也足够了,大家都烤火喝些酒暖暖身子。”年轻人说道,也壮壮胆。
      一众人刚坐下来,就听的夜色里有马蹄声。
      竟然还有夜行人?还是劫匪?
      才松懈下来的众人顿时又紧张起来,盯着声音所在,没有火把没有光亮,一匹马突然从夜色里冒出来。
      在篝火的光亮映照下,能看到这是一匹红马,马上一个裹着斗篷的人,手里只拿着一根木棍。
      看到他们,来人也似乎有些吃惊,让马儿放慢了速度看过来。
      夜风掀起她的兜帽,露出一张娇艳的面容。
      女子!
      还是个年轻的女子!
      在场的人都瞪大眼神情愕然。
      女子从他们身边渐渐走过,就在要收回视线的时候,抱着女童的妇人忍不住开口。
      “这位大姐儿,这山里夜路危险,有狼,你还是下来避一避吧。”她说道。
      年轻女子看向她,目光落在她怀里的女童身上。
      女童还没睡,正好奇又怯怯的看过来,视线相撞,立刻带着几分羞涩将头埋进母亲的怀里。
      妇人看到那年轻女子软软的笑了,翻身下马。
      “好。”她说道,向他们走来。
      她才下马,那红马立刻撒丫子跑了,转眼无影无踪。
      “哎呀马跑了!”众人忙喊道。
      “不用管它,它是个胆小鬼,觉得这里危险了,就自己找安全的地方去了。”年轻女子说道。
      她说的话每个字大家都听得懂,但连在一起就听不懂了。
      它?马儿吗?胆小鬼?这里危险?
      真是奇奇怪怪,不过这么一个年轻女子暗夜独行也够奇怪了。
      “这里点着篝火,狼不敢来,最安全了。”妇人说道。
      因为男女有别,年轻人没好意思说话,还让出位置起身去另一边。
      “这位小哥。”年轻女子却唤住他。
      年轻人面色微红转过身。
      “你把你们的马儿都牵过来,再过了一些。”年轻女子说道。
      为什么?
      年轻人愣了下,而且马也不远啊。
      年轻女子将手里的木棍一挥。
      “我来圈个安全的地方,这样就不怕狼了。”她说道。
      什么?
      众人再次愕然。
      这女子没毛病吧?
      他们怔怔的看着那年轻女子果然挥着木棍在地上开始画圈,围着他们画了一个大圈,又将木棍一顿,站在正中。
      “好了。”她看向妇人,确切说是妇人怀里的女童,柔柔一笑,“不用怕了,狼进不来。”
      是疯子还是傻子啊。
      众人哗然,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容貌。
      “哎,快将马牵过来,狼群就要来了。”她又说道。
      年轻人到底不愿意反驳女子,对大家摆摆手。
      众人摇着头将马儿赶来圈子里。
      “真是可笑,画地为牢吗?”
      “再说,哪里有狼群?叫声还远着呢。”
      有两个男人一边不情不愿的牵马,一面低声说道,话音才落就听得女子拔高声音。
      “小心!”
      伴着她的声音,一声低吼从一旁传来,紧接着一条黑影扑过来一口咬住了他手里马的脖子。
      马儿一声嘶鸣疯了一般扬蹄。
      男人吓的人都傻了,还是身旁的人动作快将他拖开,没有被马蹄踢飞。
      一头狼被摔在面前,紧接着一头又一头狼从夜色里跳出来,亮出白刺刺的牙,绿油油的眼闪着寒光。
      什么时候竟然狼群过来了?
      竟然无声无息!
      两个男人都傻了。
      “快来圈子里。”女声再次喊道。
      两个男人下意识的就向回跑,身后几头狼跃起扑来,就在即将咬住他们的后背时,年轻女子一步跨出,将木棍在地上一顿。
      “恒山之阴,太行之阳,盗贼不起,城郭不完,闭以金关。”她亮声喝道。【注1】
      众人只觉得眼一花,就见扑过来的两头狼如同撞上墙一般惨叫着跌回去。
      两个男人连滚带爬的回到了众人中间。
      他们心有余悸的回头,看到两头狼竟然没有再追过来,而是带着几分畏惧退避。
      “是用棍子打了吗?”他们不解的说道。
      没有人回答他们的话,大家都神情紧张,握紧了手里的棍子刀剑。
      浓浓的夜色里一点点的亮起绿光,密密麻麻的似乎无数,依旧无声无息,但腥臭气遍布。
      狼群!
      狼群竟然不知不觉的将他们围住了!
      气息几乎凝滞,连女童都不敢发出声音,在母亲的怀里瑟瑟。
      适才被扑倒的马儿发出嘶鸣,但很快就没了声息,只听到咀嚼声撕扯声,以及狼的低吼,血腥气令人作呕。
      果然那老汉们说得对,恶狼凶猛奸猾,就算他们有这篝火,也挡不住这狼群一涌而上。
      完了完了完了,今晚只怕尸骨无存了。
      所有人遍体生寒,脑子一片空白,等死的恐惧反而让他们变的麻木无知无觉。
      可是,时间一点点过去,并没有群狼一涌而来,偶尔有狼近前试探,但立刻就退开了,就好似他们前方立着一个屏障。
      屏障?
      他们的前方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个年轻女子。
      众人的视线落在年轻女子身上,她背对着他们,手中握着一根木棍俏然而立,如同一座大山挡住了狼群。
      不知道过了多久,腥臭气渐渐散去,绿光也逐渐湮灭。
      “好了。”年轻女子转过身,“狼群退了。”
      这就退了?
      众人呆呆的看着她。
      “小娃娃。”年轻女子看向妇人怀中的女童,再次柔柔一笑,“不要怕,睡觉觉吧。”
      女童呆呆看着她。
      “你是神仙吗?”她忽的问道。
      年轻女子哈哈笑了。
      “我不是神仙,我是过路人。”她说道,将手中的木棍拎起指着四周的一圈,“你们呆着这圈里,天明之后就可以赶路了。”
      说罢转身大步向前而去,不待众人回过神人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众人呆呆不敢动,一直等到天亮才缓过神,如果不是眼前散落的马匹的尸骨,都要以为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
      “快看。”有人指着地上喊道。
      大家忙看过去,果然见地上一道用木棍划出的线将他们圈起来。
      “难道真的能画地为牢隔绝了狼群?”众人哗然。
      这简直匪夷所思,但偏偏又是亲眼所见。
      如果不是这一道圈,他们现在就成了一堆白骨。
      “见鬼了吗?”
      “啊呸呸,不是鬼,这是神仙。”
      “或者是山里的狐妖,狐妖不是都特别漂亮吗?”
      众人议论中,那妇人已经虔诚的跪地,对着山拜了拜。
      “这次有菩萨保佑,你父亲肯定也能无恙。”她含泪对年轻人说道。
      虽然还在惊骇中,想到父亲年轻人忙催促众人赶路,随着他们的离开,鄂西山中有神仙的消息也散开了。
      而那个被当做神仙的年轻女子此时正行走在一道山路上,山路云雾缭绕,树木苍翠凝绿,其中隐隐可见一处道观,恍若神仙境地。
      年轻女子手中依旧拄着那根木棍,片刻之后停在道观的门前。
      门前已经等候着很多善男信女,见她到来也没有过多关注。
      毕竟来求见云阳道长的人每日络绎不绝。
      年轻女子却没有像他们这般安静的等候,而是上前拍门。
      这让四周的人有些不满。
      “年轻人,你不知道云阳子的规矩吗?不能惊了神仙门,有缘自然会开山门。”一个老者语重心长说道。
      年轻女子对他施礼道谢。
      “我是来问个事。”她说道。
      谁不是来问事啊,众人给她一个白眼。
      年轻女子似乎无察觉,依旧再次敲门。
      门应声开了,开门的小道士神情不悦。
      “干什么?不是说…咿。”他话一半眼睛一亮,看着年轻女子,“您是小仙姑?”
      年轻女子一怔,旋即又一笑。
      “我是谢柔嘉。”她说道。
      ************************************
      泪目,尾声写不完,只能分两章。
      明天再写大结局交代他们的事。
      注1:葛洪《抱朴子.登涉》避虎狼之方。“以左手持刀闭气,画地作方,祝曰:恒山之阴,太行之阳,盗贼不起,城郭不完,闭以金关。”
      葛洪东晋道教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三国方士葛玄之侄孙,世称小仙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