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还要多久

  • 阅读设置
    第96节
      李致伸了个懒腰,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莫名有些暧昧的气氛,陆喆盯着正在开机的电脑屏幕,觉得贴着手机的耳朵都有点热了。
      办公室里陆续响着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他道:“我不跟你多说了,今天会很忙,你自己起来注意点。”
      “放心吧,等等谢延会来接我。”李致撑着床垫坐起,“这两天我也很忙,可能没办法过去澳门。”
      陆喆应了一声,随后李致就听到有同事找他说公事的声音,电话挂断后,李致下床洗漱,准备好了谢延也差不多到了。
      去公司的路上,谢延照例汇报今天的安排,末了又跟他提了一件事:“小王早上通知我,您定的那台车下周就会到门店了。”
      李致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这么快?不是说要等两个月。”
      “他说刚好上海门店有一台现货,就不必从欧洲调了。”
      李致点头表示知道了,到公司后便开始开会。现在他手里的工作有部分移交给了李唯,不过重要的项目和事务还是需要他来过目决断,一旦开始忙了就停不下来,别说两天,直到周末结束他都没空过去澳门。
      相较于他,陆喆会稍微轻松些,但也因为请假一周累积了不少工作,加之吴氏上次收的那批古董也要举办拍卖会了,每天晚上他不是要加班就是要把工作带回去做。
      比起以前各忙各的,现在他俩会在忙里偷闲的时候给对方发发消息,或者打个简短的电话。晚上陆喆临睡前,李致不管是还在公司或者已经到家了,都会跟他开视频。
      陆喆担心李致的身体扛不住高强度的工作,没想到李致的状态一直挺好,每天都很有精力。伤口愈合的情况也比之前预计的理想,第二周去复查时,医生已经允许做一些轻度的运动帮助恢复了。
      周五中午,陆喆吃完饭,前面的朱晓荟便拿了一盒巧克力转过来跟他分食,顺便问起李致的康复情况。
      两人正聊着,小蔡过来说宋言豫找他们去办公室。原来是新一轮的合作谈差不多了,下周一宋言豫要带着他们去山西一趟,预计三天来回。
      他俩在时间上的安排都没问题,回到座位,陆喆给李致发消息说了这件事,李致回道:【下周出差的话,这个周末应该两天都休息吧?】
      【周六上午要加班,下午开始可以休息】
      【那下午回香港一趟,带你去个地方】
      陆喆笑着输入:【去哪?】
      【这不能说,】李致发了个“嘘”的表情,【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第126章 满腔爱意
      晚上下了班,文藏的大部分同事约好了一起吃晚饭庆祝小蔡生日,陆喆也一起去了。饭后又去唱k,陆喆对唱歌的兴趣不大,除了一开始拿了一次麦之外,后面都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这段时间太忙,他基本没怎么刷社交软件,今晚登上了许久不登的ins大号,翻了一会儿就发现江凛在两周前久违地更新了一条动态。
      内容是一张图片,两只手各拿着一本由领事认证的结婚证书。陆喆记得江凛的左手拇指上有一颗小痣,而另一只骨节更明显宽大的手,应该就是季明伦。
      没想到江凛才回国不到两年,就已经跟季明伦领证了。
      走出包厢,陆喆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给江凛打去电话。
      那头响了好几声江凛才接起,没料到他会突然打来,江凛的语气充满了惊喜:“陆喆?你怎么这个时候打来了?”
      “我看到你的ins了,”陆喆也笑道,“你怎么回事,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通知一声?”
      江凛身边应该还有人,陆喆听到他捂着手机跟身边人说了两句,才对自己道:“我那个也是临时决定的,之前跟明伦去拉斯维加斯玩,他突然就拉着我去注册了,事前也没说一声。”
      “那你可以和我说啊,我好恭喜你们。”
      江凛的语气有些支支吾吾,片刻后陆喆才听明白,他是不想拿这件事打扰自己。
      作为读研两年的室友,他俩年龄相仿,又因为性取向一致,所以熟悉以后话题就多了起来。得知江凛和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之间的感情瓜葛,陆喆推了江凛一把,鼓励他回国把人追回来。而江凛也很清楚他的情况,知道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暗恋着李致。
      如果是以前,他会羡慕江凛的感情可以这么顺遂,如今却不需要了。
      他等到了李致,等来了那个对他一心一意,终于将满腔爱意都捧给他的人。
      “其实,”他把另一只手踹进裤兜里,低头时垂落的刘海稍稍挡住了眼睛,却掩不住唇边开始上扬的弧度,“我跟李致也在一起了。”
      在外面和江凛聊了快半个小时,陆喆才回到包厢里,同事们都喝了不少酒,大家都在兴奋地闹。他一进来就被朱晓荟拉过去了,往他手里塞了个话筒,非要他配合自己唱一首。
      切歌的广告界面结束后,下一首居然是《今天我要嫁给你》。
      这首歌在早几年曾经风靡一时,那会儿陆喆还在香港读书,虽然对歌曲类型不感冒,但是歌词和对唱的方式却很让人上头。
      朱晓荟一条胳膊搭在他肩膀上,随着前奏结束,拍了他手臂一下,提醒道:“唱啊,开始啦。”
      他找了下节拍,逐渐跟上了旋律。这首歌的歌词轻松愉快,唱着唱着就想起了江凛那本结婚证,以及刚才聊天时,江凛问过他如果以后感情稳定了,会不会继续留在香港,将来有没考虑过结婚的事。
      一曲唱罢,朱晓荟继续找其他人合唱下一首,陆喆回沙发坐下,喝了半瓶啤酒又出去了,在刚才打电话的位置投币买了包烟。
      烟是淡烟,带一点柠檬味道,抽起来很清爽。他在吸烟区站了许久才回到房间里,继续看同事们闹。
      到了十一点,大家差不多散了。回家洗完澡,陆喆躺上床才发现不久前李致发过消息,问他是不是睡了。
      他回过去:【还没有】
      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李致没有回复,他便闭上眼睛休息,结果不知不觉睡着了,第二天闹钟响了才醒,发现手机掉在床边的地毯上,屏幕有好几条李致的未读消息。
      【我还在应酬,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睡着了?】
      【老婆】
      【晚安】
      看着这几行字,陆喆不禁笑了,输入道:【昨晚等得睡着了,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李致正在家里开视频早会,回过来和他约了晚点见面再谈。快到中午时李致手上的事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正想离开就看到秘书laura敲门进来,说要接待银玺集团杨先生的刘副总现在刚登上从台湾回来的飞机,估计赶不及中午的招待了。
      银玺集团是新加坡当地很有影响力的建筑企业,目前与中楷有一项跨国的合作在谈,之前一直是刘副总负责,不过相关文件李致都有过目,看了一眼腕表,李致道:“他的秘书在吧?”
      “在的,就在他办公室里。”
      “叫他把资料都准备好,过来找我。”
      得了吩咐,laura立刻去办,要关门时李唯推门进来了:“哥,有什么问题?”
      本来李致想叫谢延进来,看到李唯,他放下了座机的听筒:“你中午有没时间?”
      “有啊,”李唯一身便西,手里只拿了一个手机,“我正准备回去呢。”
      李致给他发了个地址:“那你去帮我提车吧,再开到浅水湾那套别墅去。”
      李唯解锁手机来看,地址是车行的。
      “你买车了?”
      “车是买给陆喆的,”李致说,“我现在过不去,你帮我试驾吧,顺便路上看看有什么问题。”
      提到车子,李唯先是在门店周围试驾了一圈,再穿过热闹繁华的市区,等经纪小王下了车,他打开音响,挑了一首曲调舒缓的粤语情歌播放。
      这辆车的音响用的是定制款的sonus faber,会根据车顶敞篷的开启与闭合来自动调整音质,营造大师级的听觉盛宴。李唯切了几首流行乐和古典乐,中低音浑厚立体,高音饱满灵动不尖锐。在前面的路口绿灯开始跳转时,他轻轻一踩油门,几乎没什么明显的脚感,车辆就提速滑过了十字路口,冲向对面的上坡路。
      在半山坡道上试了几个急弯,他大致摸清了这辆cielo的优势。宽体设计的运动型车身美感与肌肉感兼备,硕大的进气口中央一枚磨砂肽材质的三叉戟车标如王冠加冕,极具辨识度。中置的双排气布局以及整车动力性能的优化,也让这辆超跑无论在平稳的路面或者崎岖山路上都能舒适驾驶,0-100的加速更是缩短至两秒。
      对比李致之前那辆slr,cielo的确更适合陆喆的喜好,不过脚感的提升有些过于灵敏了,这方面陆喆估计要适应一下。
      从对面的环形路线下了山,李唯往浅水湾的别墅开去。
      路上李致打来的电话,问道:“车子怎么样,有问题吗?”
      “挺好的,”李唯看了眼仪表盘,“没发现什么问题,手感也很不错,喆哥应该会喜欢。”
      李致放心了,交代他注意安全便挂了电话。李唯顺着前面的道路右拐,又开了十来分钟后,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逐渐稀少了,等到穿过两侧种满了热带绿植的半山坡路时,左侧辽阔的海景便出现在了眼前。
      这套位于浅水湾的别墅是李致去年买下的,250平的实用面积,光是整屋内外的装修就耗费了近七个月,那段时间只要有空,李致都会过来看进度,检查装修的情况。
      这套房除了环境清幽,能看浅水湾的沙滩和海面之外,最重要的是还能看海上的日落。有一次他刚好陪李致过来,李致就是沿着这条路往上开,傍晚四五点的阳光穿透树木枝叶,像无数赤金的碎片洒落在路面上,车身上。他盯着天边色彩绚丽到有些魔幻的彩霞,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里,不受控制地去回想那个已经离开很久的人。
      当时的他根本没想到,半年后李致和陆喆就和好了。后来在巴黎的那段时间,他更是亲眼看着陆喆怎么关心照顾李致,即便早已决定放下了,那一刻心里仍是会有难以抑制的落寞。
      不过李致是从小就很疼爱他的亲哥,一直以来都挡在前面替他扛下重担,这一年他逐渐明白了李致的艰难,更是了解了陆喆对李致而言是多特别的存在。而陆喆也是一样,他们就好像契合到了彼此的生命里,无论离得多远,吵得多严重,最后还是会跨越障碍重新牵起对方的手。
      撑着额角的手指抓了一把被风吹乱的刘海,李唯瞥向那片蔚蓝色的澄净海面。
      如果他们两个能这样好好地走下去,也算圆满了。
      车开进院子停好,李唯用密码锁打开屋门。偌大的客厅已经布置完毕了,摆放沙发的那一面墙中央挂着一幅醒目的日落风景油画,盯着那一轮浮在海面上的夕阳看了许久,他放下车钥匙,转身离开了。
      第127章 现在想看
      在办公室忙完了下周出差需要交接的事务,陆喆随便吃了点东西,开车往香港方向去。
      周末时段从澳门到香港的路会比平时更拥挤,他想先回家一趟拿点下周出差要用的东西,半路上却接到林苑虹的来电,问他今天几点到家。
      上次见面他答应这周六会回家吃饭,不过现在跟李致约了,今晚估计来不及。他道:“我明天回去吧。”
      “明天一天你爸都要应酬,我还要陪你奶奶和外婆去大屿山吃斋。”
      “那就下周末。”
      “你现在在哪呢?”林苑虹问他,“我怎么听到有人说话。”
      陆喆瞥了一眼刚路过的那家正在用喇叭宣传活动的药房:“我在开车。”
      “去哪儿?有约啊?”林苑虹继续问。
      听她这打探的语气,陆喆就知道她想问什么。
      “没有,我一个人在外面办点事。”
      “这样啊。”林苑虹的语气听着像是有点失落,“小喆,不是妈唠叨,你也在澳门待了一段时间了,那边的同事相处起来有合适的吗?”
      “妈,”陆喆只说了一个字就被林苑虹打断了:“要是没有妈给你介绍一个吧,我班上前段时间来了个转学生,艺术世家的,亲姐在澳大读书,明年就毕业了,人很漂亮大方。”
      这样的对话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次,虽然林苑虹顾忌着陆喆的情绪,说得比较委婉,但基本上每一次提及的性别都是女性。其实陆喆能理解她的想法,身为母亲,肯定希望儿子可以回归寻常人的家庭生活,但这样的希望只能一次次地带给他压力。
      避开了旁边一辆进入实线也敢变道的车,陆喆在另一辆车后面停下,道:“妈你以后别再给我介绍了,我已经跟人在一起了。”
      “和谁?”林苑虹的语气一下就不大对了,陆喆很平静地说:“你见过的,我跟他和好了。”
      在他说完以后,电话的另一端便安静了下来,他将车窗降到最下面,让窗外的风吹进来。
      这个路口的红绿灯很短,等了不到三十秒就起步了,随后他听见林苑虹说:“你到底在想什么?上次发生的事还不够你重的?”
      之前他和李致分手,林苑虹以为是他穿女装和李致亲热的照片被曝光导致的结果,以至于后来他离开香港,在内地与澳门待着,林苑虹都没有阻拦。没想到才过去一年多,他就又和李致在一起了。
      即便压住了怒火,林苑虹的话语里仍带着怨气:“妈不是因为他的性别才阻止你们,你有没有想过他那样的身份以后怎么可能跟你好好地过下去?”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他也考虑过了。”陆喆不想林苑虹继续误会,便把李致对以后的安排考量,以及这段时间李致做出的改变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