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从未远(1V1)

  • 阅读设置
    冰激凌
      学校今年革新了管理制度,全年级于每周日下午的强制自习改为了自由活动,范围不再局限于校内建筑,走读生和住校生都可以随意进出校门,但是要在晚自习上课之前赶回教室。
      市中心的南越广场新开了一家牛骨火锅,门店的公众号放了许多优惠券出来,周晓领了一张满二百减五十的,转头就约上了她们。
      闻莱做事不喜欢留尾巴,待在教室把早上发的随堂测验写完以后,许如意的少女漫画也正好合上。
      没拖多少时间,到那的时候还是寻常的午饭点,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涮火锅,轻松惬意。
      再出来,每个人的小肚子都微微鼓起,身上残留着油碟和辣椒的味道,说香不香说臭不臭,许如意和闻莱像两条小狗一样相互嗅来嗅去,周晓不知不觉成了领路的。
      经过一家人满为患的甜品店,燥热的空气中飘来清清爽爽的果香,她们一前一后停下脚步,姿态一致地站在原地观望。
      刚刚吃饱,肠胃已经塞不下别的食物,可真的实在太香了,让人流连忘返。
      许如意受不住率先妥协,拿出手机扫码点了一杯红豆奶茶,周晓秉承着“来都来了”的原则也跟着要了杯珍珠奶绿。
      闻莱喝奶茶老爱跑厕所,晚自习又有几项任务需要到办公室里完成,但她又想买……
      考虑再三,于是下单了一支抹茶冰激凌过过嘴瘾。
      众所周知,抹茶的口感微苦,而闻莱最怕苦,除非生病吃药,平时是一点都不会碰沾这种味的东西,如今一反常态。
      周晓不禁问了一嘴。
      闻莱回的则是那句经典语录:“人都是会变的嘛,以前不喜欢不代表现在不喜欢。”
      解释得很有道理,周晓摸着胀满的肚皮,笑了。
      店内生意火爆,员工忙得焦头烂额,订单号越排越长,后面还是因为有好几位顾客等不及了连声催促,闻莱跟着队伍总算取到了自己的抹茶味冰激凌,但许如意她们的估计要再等个几分钟。
      进进出出的人多,站门口不太方便,闻莱朝伙伴们摇了摇手,走到了马路边边的花坛处等她们,这块仍属于繁华地段,络绎不绝的车辆穿梭在整齐划一的街道。
      手中的冰激凌一见光就化得飞快,闻莱顾不上欣赏面前的城市风光,她垂睫,将绵密的奶糕一点点送进自己的嘴里。
      十字路口的绿灯亮了,各种型号的车身重新发动油门,行人步履不停的靠边走着,不远处传来电子喇叭的叫卖声,卖糖葫芦的老爷爷坐在广场空地的长椅上弓腰休息。
      一切的一切竟呈现出一丝诡异的和谐美,闻莱感到轻微不适,突如其然的感觉另她分了会神,滋味醇厚的糕体瞬间化作一淌黏稠的水液,糊在手心。
      这时候她已经不想再继续吃了,左手拿着冰激凌底部的脆筒,右手翻卷着口袋尝试看能不能摸出一张纸巾。
      就很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闻莱的注意力无法集中,思绪混乱,她沉了沉呼吸,然后扭头看了看身侧的垃圾桶。
      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几步路,还是出了差错。
      耳边先是一阵尖锐的轰鸣声,闻莱被刺激得身体抖了一下,紧绷的反应还未调整过来,那辆疾驰而过的黑色轿车险些擦近她的肩膀,冰激凌因她的心跳失常而掉到了地面。
      前所未有的恐慌,闻莱瞳孔涣散地看着车流前进的方向,她的目光显然捕捉不了任何破坏自己心态的影子。
      意外来的猝不及防,惊魂未定间,周晓尖叫一声。
      “莱莱!”
      周晓和许如意完全没闲心管服务台上的热奶茶,大步跑到她旁边,两个人把闻莱圈住,慌里慌张地检查她是否受伤,确认完好无损,周晓缓了一口气。
      她是个暴脾气,情绪必须及时发泄出来,更何况遇到那么凶险的事,搞不好就要出人命了,周晓怒火燃烧,朝着风里呼啸而过的尾气指桑骂槐。
      “开那么快做什么!赶着去阴曹地府投胎吗!”
      “不会开车就不要开车,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点数吗!”
      “还有这边是人行道,不是机动车道,你是眼瞎还是没长眼睛啊!”
      这样明媚的季节,偏偏发生这样不吉利的事,换谁心里都难受,闻莱却温柔地宽慰着,说自己没什么大碍,只是被吓到了,叫她们别担心。
      淡黄色的碎壳混着深绿色的奶液,滩了一地,看着像是腐烂在春天的青草和泥土。
      许如意递出了随身携带的湿巾,闻莱微笑着道了一声谢谢,擦了擦手随后蹲下身,负责任地将自己制造的垃圾一并处理干净。
      起身时,她听见许如意的那一句:“这车好像是从京港来的……”
      刚才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许如意下意识看了过去,她的角度正巧可以看见车牌号,事发突然,她也只记得首要的中文字符。
      听到是京港的,周晓的火气好端端又升了起来,语气阴阳。
      “哦,这就是京港人的素质,在别人的地盘横冲直撞,目中无人。就你家有矿是吧,油钱那么多,怎么开不死你啊!”
      阳光刺眼,道路两端热闹不堪。
      这还是闻莱第一次觉得,这个字,自己到底在不在意,似乎也没多重要了。
      —
      管不住手就会写丢丢的。
      后面就是很传统的狗血剧情,可以猜到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