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肆 软柿子
      ……
      玄机阁?就是那个这近百年来,每隔几年都要放一遍消息,说苏明衡度虚空劫已经身死道消了,就好像说多了就能把苏明衡给咒死一样的那个搞笑组织?
      还没待虞姬回答,她胸口cosplay龙刺绣,被她唤做长乐的心魔美人先“噗嗤”地一声笑出了声,插话道。
      还居然有人信他们的情报啊。
      还真是多亏了他们之前的种种假消息,所以这趟明神真的度虚空劫了,出了事,本座才一点都不担心啊。
      说起来,还真是欠了这个所谓的玄机阁一份大人情呢。
      虞姬本来是闻言,慵懒地托腮眯着一双凤眸似是若有所思的,却在这一瞬间被心魔美人之言也逗得莞尔,放下支颐的皓腕,凤眸笑得一弯,施施然接过话道。
      一霎,她含笑盈盈地抬起欣长睫羽,翦水美眸望向说书人,温言软语地询问道。
      先生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告知一下,都有哪些家啊?
      好说。
      说书人也似是半点不意外她的镇定如斯,也没有丝毫担心的神色,只是手间再递上一杯清茶,淡然道。
      凤族,太一宗和玄真剑宗为首,主要明神得罪得最狠的,也就是这三家了。
      ……
      来得好啊。
      正好需要雷霆动作,震摄下宵小的时候,能够毕其功于一役,本座求之不得。
      虞姬款款地接过茶,唇角含笑再啜了一口。有无形的压力从笑靥如花的美人身上散开,如将出未出剑鞘的宝剑,怒潮恣意汹涌倾吞万物前一瞬息的褪去,充满下一刹那便是雷霆万钧一击的张力,让人不敢撄其锋芒。
      要不然,人人都把本座当做软柿子,谁都想来捏一把,可就麻烦多了。
      放下茶盏,她正色转向白晓,矜贵斯文地微一颔首示礼道。
      先生这个人情,本座记下了。
      妖主言过了。
      说书人却似是未受其影响,神色依旧恬淡而泰然地抿了一口茶,微微摆了摆手。
      妖主不必如此,之前还有得罪之处还请妖主海涵。
      他随即唇角一弯,笑得有几分诙谐和打趣,调侃道。
      说起来,妖主今日真是好生威风啊,说拿人气运就拿人气运,说赶人就赶人,我这茶肆庙小,经不起你这尊大神折腾,白晓本人也是,实在怕了您。所以,您的人情什么的不敢当,妖主别记仇就好。
      这人左一个人言轻微,右一个怕了你,却没有半分胆怯的模样。
      虞姬横波潋滟的凤眸一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开口道。
      ……那今日是本座多有得罪,还请先生看在本座一弱女子,闭关五十年后,出来却没了夫君,要万里寻夫不说,还多了个心魔化身不知要如何,心情很是有些郁抑的份上,大度点不与本座计较。
      不敢不敢,神君境界这天下总归不过九位,您还可能是未来的妖皇,这要都能是弱女子的话,这世间就没有强者了。
      说书人莞尔一笑,随即乌瞳一转,带着几分狡黠开口道。
      不过,如果妖主真心要感谢,也方便的话,白晓也正有一心愿,需要妖主成全。
      白晓最近正在忙一件事,需要运道,不知可否得妖主一句祝福?
      ……
      就这样?
      虞姬一时眉心微蹙,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他。这个要求太轻,和她得到的消息的分量不可同日而语,她于是忍不住再问了一遍。
      先生就要一句祝福?
      说书人安然一笑,摆手道。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运道正为白晓之所求,而虞姬大人“言咒”的能力得天独厚,所以,求妖主成全。
      好吧。
      她阖目定了定心神。
      运来。
      霎那间,虞姬美目睁开,朱唇轻启。天地间有无形无声的大道法则为她的声音所牵引,降落在说书人的身上,刹那间金云滚滚,祥兆翩翩,重重虚影在他身边做莲开莲生的异象。
      谢妖主。
      说书人闭目感受了一番,似是心满意足地道谢道。
      白晓有事不好多奉陪,而妖主下面一路不会太平,应该有一场恶战要打,明神大人平素也是树敌如林,早找到便早是心安。
      所以,也祝妖主一战立威,然后顺利找到明神大人。
      他深深一揖,便起身扬长而去。
      先生,两百年前,虞姬有一场“入梦”,是否和先生的白泽一族有关?
      虞姬却是依然安坐着,未因他的提点而有所举动。她手里捏着茶盏,如书墨未干的美眸盯着杯中的茶水,眼神是晦暗未明的奢艳婉转,突然出声问了一句。
      说书人离去的步履一顿,却未回头,淡然道。
      不是我们。
      那今日虞姬多有得罪。
      虞姬轻笑了一声,将杯中残茶一饮而尽起身,顺手将手间的茶具一抛,精细的杯盏落在桌面上,顺杯脚滴溜溜地转了半圈再稳稳地停落下来。
      告辞。
      人界。
      半空中,一辆华贵异常的马车踏云而过,拉车是两只神俊非常的蓝翼海龙兽,兽身通身呈漂亮的冰蓝色,有钩爪利赤,节节狰狞骨刺磷峋顺脊而生,尾若蝎钩有四翼,破风翱翔间,展开庞大的翼翅遮云蔽日。车厢为千年铁楠木,刻着重重祥云的纹样,繁复的金色阵法花纹刻满了车厢的每一个角落,如蜿蜒而生的藤蔓,环绕着一个凤尾卷着古琴的纹章。
      车内宽敞异常,布置得奢华舒适,每一寸都铺上了雪白的妖兽皮草,四壁坠着流云纱帐,茶具,几案,点心,香炉,字墨笔砚,休憩的软榻应有尽有,因外壁上各种阵法的缘故,虽是急速飞行,车厢内却平稳得连茶水涟漪都未见一道。
      虞姬,你说白泽说的那三派的人会来吗?
      此时,正有一对颜若双生子的美人在软榻上一坐一卧地说话,正是虞姬和她称之为长乐的心魔。长乐已经恢复了人形,此时正仰卧在虞姬腿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拨着车厢正中垂挂的青铜风铃法器落下来的丝丝流苏。
      为什么不会。
      毕竟,我们是气运所致才成就的神君境界,即使身份尊贵是天眷之子又如何。那时我们化形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苏明衡可是一个照面就把我们给擒了,掠走了,看起来那个轻而易举,简直了。
      之后又从来都没人见过我们出手,是以呢,被轻视了当做神君中间最弱鸡的存在,人人都以为我们是个软柿子,想来捏一捏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虞姬肩斜披着天山雪狐裘大氅,眉目低垂,看起来是温顺而贤淑的美艳,她正在看着记录九音宫内事务的书卷,此时正翻过一页,闻言也未抬首,只是唇角牵起一个很是讥讽的轻笑,温言回答道。
      而且,这还是苏明衡转世,成了凡人的消息还没传出去的情况下。要是这个消息传出去了,呵呵,到那时,虎视眈眈的人简直不要太多啊。
      他们会想了,九音宫富庶而强大,毕竟是仙界最大的势力之一啊。之前有苏明衡这个半步真神,谁都不敢打主意,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弱女子了,守得住么。
      所以么,现在这三派要是一头撞上来了,那拿来立威再好不过。作过这一场,下次谁想来打主意都得多掂量掂量。
      ……
      我也求之不得。打脸什么的,很让人期待啊。
      长乐凤眸一眯,凌厉尽显地冷笑了一声,一指劲风起,将流苏弹得高高飘起。
      这群傻子也不想想,我们可是养在尧初大人身边这么久,是我家天道粑粑亲自教出来的啊。
      这种级别的大佬能教出个弱鸡来丢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