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伍 入梦
      闻言,虞姬手间翻书的动作微微一顿,抬手,一指弹在长乐眉心处,出声矫正道。
      长乐,虽然我们经常被戏称为天道亲闺女,但你也不能叫他天道粑粑。他是尧初大人。
      蓦然间提起这个名字,一瞬间,虞姬的眼色缱绻带上了惆怅和伤感,唇角却啜着一个温柔之极的微笑。
      她的目光依旧停憩在手间的卷轴上,思绪却飞到了千里之外。
      记忆如瀑布倒卷,天河倒流,一瞬间泛滥成灾。眼前再出现了蓬莱仙岛上那个青衣素洁的身影,击节而歌,起剑而舞的身影优雅而飘渺,宽袖广袍,衣间绘着白鹭似乎纷纷活了过来,在纷飞的袍裾间翱翔盘旋。
      转瞬百余载过去,这画面依旧静好得如在昨日。
      大人说,我永远都不会弃你而去,只要你呼唤我的名字,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听见。
      ……
      真的好想念,我方另外一个大佬,她的大靠山啊。
      虞姬,痛!你下手和尧初大人不一样,你没轻没重的!
      被这么一弹,长乐冷厉如刀的气势顿时一滞,摸着额头瞪她,委屈地一声抗议道。
      我故意的,就该叫你长长记性。
      虞姬回过神来,柳眉一挑,睨了她一眼,只是那双凤眸太过风姿绝艳,即便挑衅地瞪人也看着风情万种。
      长乐,你是因我对尧初大人的眷恋而生的,是我想守护大人的夙愿所化,你的名字来源于大人为我唱过的那首歌,长生乐。
      你自己也说过,以后要陪他回神界的。所以,妖皇封典的时候,要是大人来了,你有本事就当面叫他一声天道粑粑,看看大人什么反应啊。
      你敢就算我输,你到时候要弹多少下回来都随你。
      长乐:……
      想想就压力山大,秒怂。
      对了,虞姬,你后来为什么突然问起了入梦的问题?
      虞姬修长纤细的指间再翻过一页,长乐看着她恬静的动作,美眸一转,却想起了其他事情,于是问道。
      长乐,你记不记得,两百年前,那次我们被人入梦了,那个鬼修在梦里想强迫我们认他为主的事情?
      虞姬慢条斯理地放下手里的书卷,开始磨墨,抬首看了心魔美人一眼。
      记得。
      要不是大魔头发现端弭,入梦进来救了我们,我们就差点自爆了神魂死翘翘了。怎么,你怀疑这个人是那只白泽?但那时,那个入梦的明明是个鬼修啊。
      而且,那白泽不是不能说谎吗,他说了不是他们啊。
      长乐侧过身,皓腕支着几案半撑起身体,好奇地看着她。
      他可没说是和他完全无关,也就是说,他可能有份,但那时动手的不是他。
      虞姬搁下墨石,提笔蘸了蘸墨,便在刚才看的书卷间落笔题书她相应的指示,头也不抬道。
      她的字迹清秀温婉,却很是有力,笔笔力透纸背。
      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不过我觉得这个可能很小。
      那你干嘛要如他所愿地给他加buff?
      长乐闻言蹙眉,不解道。
      这人开始就嚣张,乱说话得罪了我们,又和那场入梦有关,就这样放过他不是太便宜他了吗?
      要不我待如何?
      虞姬依旧在埋头奋笔疾书,安然问道。
      毕竟我们欠他人情,又只是怀疑而没有证据的。就单是他这么落落大方地把我家小明现在的情况跟我说了,我就不好为难他,以怨报德多难看。
      也是。
      心魔美人叹了口气,赞同地颔首道,随即,她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不虞地撇了撇嘴。
      话说,这只白泽真的没法说谎吗?他说大魔头的时候在云海之殇的时候,那个潇洒,啧啧,可别太帅太夸张啊,什么你们是正道我便为魔啊,什么从容斩两大神君破万数之众而出啊,我呸。
      我虽然具体不记得了,可也知道,我们救了他的时候,他可是差一点点就没气了,模样别太凄惨兮兮好不好,哪里来的从容潇洒。
      虞姬闻言,下笔顿时顿了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很是莞尔,展颜一笑如春晓之花般绚丽,悠然道。
      谁知道呢。那个家伙从来都是很擅长装的啊,也许他人形离开的时候看起来还是负手潇洒从容的样子,然后飞出不久,被我们捡到的时候就原形毕露了啊。
      那只白泽自己也说了,要是说谎的话他可是会没了修为,变成普通人的啊。
      那肯定不值得因为想吹这个牛,连自己仙君的修为都不要了,他也没说大魔头当时完好毫发未伤之类的话啊,从容什么的,完全是要你怎么看的主观观感吧。
      ……
      啧。这所谓男人之间心心相惜的商业吹捧。
      心魔美人修长的凤眸鄙夷地一斜,不屑道,然后转向虞姬,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扯了一把她的袖口。
      还有虞姬你。
      看你笑得这甜蜜的样子,啧啧,虞姬你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那个霸道的家伙,这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么?
      大魔头可是在我们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和个恶龙抢公主似的抢了我们,害得我们名誉扫地,成了个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的人啊。结果呢,这个故事tm有个神转折的结尾,你不但没怨他,最后居然喜欢上他,还嫁给他了,这简直是让观众想吐一口老血的剧情啊。
      她撇了撇朱唇,郁闷道。
      所以吗,我们还真的要去找大魔头的转世啊?现在他可是既经过鬼界一趟不记得从前了,又是个普通人打不过我们了啊。你不赶紧抓紧时间,绿了大魔头再找一个吗?
      虞姬被她一扯,手间一颤,下笔一时不查重了,失手点了重重一墨点。
      她提笔悬空,懒散地睨了心魔美人一眼,把衣袖从她手间扯出,表情有些哭笑不得,揉了揉眉心,伸出三根玉葱般修长的手指纠正道。
      其一呢,龙是我们好吗。你妖体是个什么,自己没点数么。所以大魔头顶多算个恶凤,龙凤还蛮般配的,没什么不对。
      其二,当然是怨他的呀。你这个心魔不就是因为他抢了我的不满而来的吗。不过,再嫁就算了,要是我不喜欢那个笨蛋,那我也不用经历裂魂之苦,不会有你了。
      所以,现在是我想要守护他,就像他守护过我一样,我不可能会放手,你死心吧。
      这一瞬间,虞姬低头看自己右手皓腕支撑处,虎口处有一朱红九头鸟的印记,如一别致精细的刺青,映着佳人的胜雪肌肤很是惊艳。
      一刹那,她唇角微挑,勾出一抹轻浅笑意,如刹那花开荼蘼。
      三呢,虽然你是我不喜欢大魔头的部分分出来的,但我现在是有夫之妇了,你这样一天到晚就想着教唆我出墙,动不动就绿了他啊的不好。
      ……
      好好好,你是有夫之妇,不比我这个黄花大姑娘,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见她还似是未完,心魔美人无奈地打断了她,一根纤细如玉的美指按压在了她未点而朱的绛唇上,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虞姬这一瞬有些在意想之中,却是意料以外的诧异,她手间优雅地搁下笔,一扬柳眉:
      为什么你是黄花大姑娘啊?
      心魔美人面露得色,半截窄袖间露出的皓腕向桌面一斜,柔软的身躯向她倚了过来,一张笑靥如花的脸凑到她眼前,眨了眨眼睛。
      因为,我是你对尧初大人的眷恋,是你不喜欢大魔头的部分生出来的啊。我从你喜欢上大魔头之前,就已经存在于你神魂之中了。只是我一直在沉睡而已,直到你于五十年前把我分离出来,分了一半你的神魂给我,让我得以成形。
      所以呢,我既没有你喜欢上大魔头以后的记忆,这具身体又是新从神魂凝聚出来的,还没被人碰过,那我当然是少女啦,说起来,我还比你年轻了一百多岁,可以当你妹妹或者女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