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柒 朱颜镜
      虞姬:等等。我们那个时候真的有那么傻那么花痴么,快来个人告诉我这个聒躁的傻子不是我啊……
      长乐:我家天道粑粑帅裂苍穹+1!嗷嗷嗷!
      虞姬:………我不认识你们,我和你们没有关系,谢谢。
      那人似乎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挑了挑长眉笑得更加柔和,如晓风霁月。
      承蒙夸奖。
      嗯,你现在是只鱼,我叫你虞姬如何?虞美人的虞。
      好啊好啊!
      她欢快的声音。
      希望我以后化形了也要和虞美人一样好看。
      虞姬会比任何人都好看。
      他轻笑一声。
      从现在开始,你就叫虞姬了。
      随着他的话,天地间一种古怪的气息被引动,化作一种特别的力量加持到他的话间,虞姬这两个字瞬间现形于她的神魂中。
      好厉害啊,这是什么?
      她将头探出水面,好奇地问道。
      这是“言出法随”。你以后有兴趣我会教你。
      ……
      长乐:话说,我们这样聊天感觉很像画外音吐槽啊。
      虞姬:你够了啊,没事做是不是?赶快四下找找那个入侵梦境的家伙在哪里啊。
      长乐:我找过了啊。我都找过好几遍了。这水里除了我们就是莲花,连水蛭什么的都没有,然后周围的庭台轩榭就剩那棵白梅树和那只风铃了,也没有生命的气息,他总不能是天上那轮月亮或者是尧初大人吧。
      虞姬:我也找了两遍,也没找到什么。可能那个人虽然胆大包天侵入进来,也不敢真往大人眼前凑来找死吧。应该是躲在比较远的地方我们感觉不到。
      长乐:先静观其变吧。
      尧初大人似是很忙,并不经常来,所以很多时候,她都在无趣地游来游去吐水泡,水池里有睡莲,她便懒懒地在纷纷圆叶绿和莲花红间拱来拱去,连有几棵莲花几棵荷叶都数得一清二楚,然后装死翻着雪白的肚皮浮在水面上。
      叮,叮。
      亭台轩榭的屋檐下,一只青铜的风铃寂寞而轻柔作响。
      今天大人又没有来,哎呀,好无聊啊。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抱怨。
      蒙虞姬你惦记,现在我来了。
      清朗轻笑的声音传来,她甚至能分辨出大人走近的步履声,总是优雅的不疾不徐。
      花亭水榭的一角有一棵白梅,总是开得沾衣带絮,似是丝毫没有任何季节的影响。他在落英缤纷间信步由缰地走来,漫天的白梅殷情地为他铺就来路,是君子如水,青衣带雪的清逸风华无双。
      呀!尧初大人您来了!
      她惊喜地高高跳出水面,快活地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灵活的跟斗,然后一甩尾鳍游近水池边缘。
      尧初大人,我好想你啊。
      他看着她的兴高彩烈,虽然依然是温文尔雅的浅笑,却似是有些内疚,伏下身,伸出修长的右手没入水间。
      对不起,虞姬,等我很无趣吧。
      还好还好。只要大人最后还是来了,那就不会。因为等的时间越长,见到大人的时候才会愈加开心啊。
      她游到他的手边,用鱼身欢喜地蹭过他的手背,再用漂亮的鱼鳍扫过卷他修长的手指,这是她独有问候他的方式。他的指尖修长有力,她很喜欢。
      就是,要是有手机可以玩那就更好啦。
      手机,是什么?
      他有些生疏地重复着这个词,那双黑若幽夜的眼瞳看着她,问道。
      是我来的那个世界的东西。可以拿来看看戏,听听曲,看看天下事之类的东西。不过没关系啦,即使有手机,现在我可是只鱼啊,也玩不了。
      这不难。
      他闻言,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将光洁如玉的手从水中收回,手背一翻,有一柄雕着两只交缠扭曲腾蛇的铜镜出现在他手间,交错的蛇尾为柄,聚端相对的龙角为镜首,镜背是腾蛇巨大的羽翼。
      这是朱颜镜,它封印着五道时间的至高法则奥义,天下间所有发生过的事都可以通过这柄镜子回溯。给你,我不在的时候拿来看看戏听听曲吧。
      朱颜镜?“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的那个朱颜镜?
      她很开心地接过,用鱼鳍抱得牢牢的。
      ……不是。
      不过,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你这个灵决起得比我原来的好,就用你这个吧。
      随着他的话语,天地间那种她能感觉到的那种被他称为“言出法随”的力量再一次流泄周转,铜镜在她手间表面浮起可见的一层银芒,然后褪散不见。
      额……其实不是我起的。
      长乐amp;虞姬:不好意思,对不起了,王国维大师,不是故意剽窃你的。
      这礼物她甚是欢喜,抱着不肯撒手,一只鲤鱼紧抱着一面镜子游弋的模样想来应极是喜感。他似是被她的喜欢所感染,也微笑道。
      怎么这么好收买,一柄破镜子而已,高兴成这样。
      这是尧初大人给我的第一件礼物啊,当然高兴,当然要好好收藏。
      她的声音含笑,很是开心。
      只要送礼物的人是您,礼物本身是什么有什么关系。
      而且尧初大人你说的什么话啊,有自己说自己送出去的礼物破的吗,明明很合我意的呢。虽然我现在是只鱼,但我骨子里依旧是个姑娘啊,漂亮的镜子什么的姑娘都喜欢。
      ……
      你念灵决就能把朱颜镜收回到身体之内,不用抱着它游的。
      他似是顿了一顿,唇角间的笑容更盛了一些,提醒道。
      ……
      虞姬,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记得是我二十岁的时候,在马路上救了一个小孩子,然后就被车撞死啦。然后我就在这里了。
      她回想了片刻,才答道。前世的一切都有些昏昏噩噩,似是极其遥远,需要努力定神去想,才会出现一些破碎的片段。
      车?马车么?
      他有些疑惑不解。
      差不多吧,只是速度快一些,也不需要马来拉,相当于个自己会跑的法器。
      她想了想,认真地解释道。
      那虞姬,痛吗?
      他安静的目光看她,他的眼眸宁净剔透,眼下那颗小痣如清晨和煦阳光下荷叶间一点晶莹的薄露。
      有点,不过很快就过去了啦。我记得那时候本来也有点遗憾的,喜欢的人都没有出现,一辈子就这样结束了。
      但现在我一点都不后悔了,也许就是因为我上辈子是个好人,做了这件好事,所以才能碰到大人吧。要是我没做这件好事,也许现在就该投胎或者下地狱去了,那也就不会碰到大人您了。
      她的声音笑眯眯的。
      是啊。我的虞姬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姑娘。
      他微微沉默了一会,笑着开口道。
      长乐:可惜后来这个善良的姑娘遇上个大变态大魔头给带坏啦……
      虞姬:你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