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捌 荷花酥
      下来尧初大人不在的几天内,她都在透过朱颜镜观察这个世界,嗯,看直播。
      这是个修仙的世界,说上古时候,真神太阴虬,神兽腾蛇冥和神帝羿相争,战不止,冥蛇和羿帝身陨,太阴虬伤遁不知所踪,三人的争斗还将天捅了个大窟窿。
      女帝瑶以身化世,补全了天裂,并将世界分成仙,魔,神,人,妖,鬼,蚩尤七个界。修仙者/妖/魔有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出窍,大乘,渡劫这几个境界,在元婴期以上的被称作仙君,出窍期以上的被称为神君,而渡劫期则是真神。
      人界居住着仙君以下境界的修仙者和凡人,修仙者或者妖或者魔度了金丹升元婴境界的天劫以后,就能够从人界飞升到仙界,而度过了大乘升渡劫期的天劫以后,就能够从仙界破碎虚空来到神界,但据说三万多年了,都没有人或者妖或者魔再能到达这个境界。
      真是光怪陆离的世界啊。
      看了一会儿,她听见自己感叹道,抬头看着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呢。
      还好有尧初大人。
      感慨了一小会,她应该是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低沉,浮到水面上吐泡泡吹着落在水面的白梅瓣,自言自语。
      说起来,尧初大人说过,这里是他的蓬莱岛。而蓬莱岛是神界三岛之一,所以尧初大人是真神的境界吗?
      大人真的好厉害呀。
      ……
      长乐:虞姬,你说,我们现在用朱颜镜能不能找到那个入梦者?
      虞姬:大概不能。敢潜到这个梦里来的,起码得是个真神境界的吧?虽然朱颜镜是天道道器,但我们两个水货神君,哦,你还连神君都不是,想通过它来窥视真神境界,简直是痴人说梦。
      说到这里,她似是脑海中一点灵光乍现,福至心灵。
      我说我们怎么到处都找不到,那个人如果是真神境界的,那他很可能在现在在神界的另外两个岛上,自己的老巢里啊。
      应该是通过某种特殊的办法看这里,才不会引起天道的注意。
      长乐:那我们怎么办?如果真是真神境界的,我们没有胜算的。
      虞姬:那不一定。真神境界的不能干预下界的事情,这是尧初大人都没什么办法的事情。既然这个人的手伸到这里来了,那肯定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能力应该也是百不存一,至少得到灭世的水平以下吧。所以正面战一个虚弱期被限制死了能力的真神期,我们有机会的。
      长乐:他要是一直不出现呢?
      虞姬:那不可能。他入梦必有所图,等吧。
      ……
      她自己的声音还在自言自语。
      对了,那我自己是个什么境界呢?妖要到金丹期才可以化形,而我现在还是只鲤鱼,所以我可能就是个普通的筑基期,或者更惨,炼气期的小修士?
      哎呀,我好挫啊……
      不过大人说了,我过不久就可以跃龙门化龙了,龙听起来就很厉害,至少应该要有金丹,不,元婴期吧?应该就可以变成人了。哎呀,我好想变成人,这样也许就可以帮大人做事,他也许就没那么忙了……
      不过要是我到时候跃不过龙门,会死掉吗……
      她又开始闷闷不乐,恹恹地潜到水底,躺在泥面上着用尾鳍拍着水下睡莲的藕根,一下一下一下,一片的莲花都被她拍得一阵碧波涌动。
      虞姬又在说什么傻话,你不会死的。
      让人如沐春风的男声传来,她听见了,郁郁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原地满血复活。
      尧初大人!
      她一跃而起,果然又看见了那人手间提着一只精巧的小纸包,步履从容地自花开荼蘼的白梅树下走来,一树翩跹纷飞的冰白花瓣落在他笼罩周身的光华间,再幽幽飘开,目中流光温和,丰神俊朗。
      虽然死了也没事,我会把鬼界翻个底朝天把你找回来,但好端端的,说什么死不死的。
      大人大人大人!
      她浮到水面上来,开心地一串呼他。
      嗯?
      他微笑得风淡云清,应声道。
      大人,你手里是什么呀?
      ……
      是点心,给你的。
      他含笑答道,纤长笔直的手指拆开纸包,掰开一枚精致的荷花酥,平托于掌心垂到水面上。
      她游近,就着他的手掌将那块荷花酥一口吞下,鼓着腮帮含糊道。
      唔,好吃。脆,甜度刚刚好。大人,你也尝尝。
      ……好。
      他微微一笑,伸手将那枚荷花酥的另外一半送入口中。
      话说,大人你哪里来的点心?
      她疑惑道,这块荷花酥甚至还带着微微的余温。
      又喂了她几块酥糖,他拍了拍手上的饼屑,淡淡道。
      从人界买回来的。
      大人你出神界了?就为了给我买点心?
      有了朱颜镜,她已经不似初来之时懵懂无知,闻言讶然道。
      会不会很耗神力很辛苦?
      举手之劳,不值一提,虞姬喜欢就好。
      他的表情很是轻描淡写。
      大人你下次别去了,我不喜欢吃点心。
      她沉默了一瞬,低低地说道,语气闷闷的。
      虞姬说谎。
      他唇角微勾,笑得有些促狭。
      明明很开心。
      我真的不喜欢吃点心。开心是因为大人想着我。
      她着重语气强调道。
      好好。
      他好脾气地颔首道,只是话音听着敷衍没有什么诚意。
      大人,为什么要有这棵白梅树?您喜欢梅花吗?
      她想着转移开话题,于是看着那棵白梅树,问道。
      因为白梅花可以拿来酿酒。很久很久以前,我很喜欢梅花酒。于是有个人,会收集这树梅花的花瓣为我酿酒,酿了几百年,酿了很多很多。她管这酒叫白梅落。
      他看着那棵开得花繁香馥的白梅,温言道。
      他嘴角依旧啜着柔和的笑,只是那笑容如深夜燃尽的青灯,散却了余温,最后只剩下唇边微勾的弧度,如孤寂的一地灯烬。
      她被这抹笑容刺痛,伤感一丝一丝地绕上她的心间,缚成薄茧再蓦地扯紧,一瞬间心紧得抽痛难当。
      她不想问后来那个人怎么样了,大人的笑容已经告诉了她。
      大人,等我化形以后,我来帮您酿酒吧。您说,我做。大人您不要嫌我笨手笨脚。
      她抑下心间的酸楚,勉强笑道。
      好啊。
      他扭过头来,看着她,清清浅浅地一笑如夜风中的一抹一吹便散去无痕的轻烟。
      等虞姬化形了以后,就来帮我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