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拾肆 生事的大魔头
      长乐:你说大魔头这个纠结的表情,他到底在想啥啊?他怎么会现在出现的??
      在一起一百多年,虞姬多了解这个人啊,她就是他肚子里的虫。看着他拙劣小心地想要一点点接近自己,而自己当时甚至都不太记得这个人,她心下实在苦涩难当,闻言轻轻地摇了摇头。
      开始啊,这个笨蛋肯定在来看看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救他的那只鱼的啊。估计看到我们那时候心情不好,就想着陪陪我们吧,但是嘴又笨安慰不来人,就只好带糕点来喂我们然后来这里发呆,自己默默在纠结,到底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突然不会说话了又突然变回鱼了啊,毕竟那个时候,救他的可是个有人形的鱼啊。
      后来,这个笨蛋想说的,肯定是我要你,我不嫌你笨嫌你吵吧。可惜他是在怕听到我们那时候想都不想地回答他,我不要你要。
      她微微侧过头,怔忪地望着那人俊美的面容,美目温柔横波潋滟,唇角边浮起一个安静的笑,低低地喃了一句。
      这个胆小鬼,笨蛋,傻瓜。
      这样过了很久,一个不怎么会说话不怎么会笑的人,和一只心思忧戚郁郁寡言的鲤鱼,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一起相对无言,他看着那只鲤鱼沉默,笨拙地想要去接近想要安慰,却又怕惹她烦,于是很多时间都是欲言又止,而她兀自沉溺在自己颓废的思绪里沉默,或者默默地修炼。
      小鱼,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有天,他开口问道,声音低沉而略带沙哑,很是性感的磁性。
      有啊。她提不起兴致地回答道。
      我想要早点跳过龙门做人。
      还有别的吗?
      他锲而不舍地问道。
      没了。
      她回答得利落干脆,再想了想,答道。
      哦,大概还有想要我家大人到时候早点来接我吧。
      他一瞬间眼神阴沉得快要滴下水来,暗自握紧了手掌,紧得都爆出了青筋,再松开。许久,他表情淡淡道。
      小鱼,我听他们说,再过十几年,龙门就会出现了。
      哦,那我再努力修炼一些吧。
      听见有关龙门的消息,她略略有了一些精神,回答道。
      小鱼,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次没跳过去,要怎么样?
      他问得很是小心。
      那就死了吧。跳过了龙门才能化龙化人形,跳不过,我就是个废材,我这种废材还是干脆死了吧。
      她语气淡淡的,仿佛谈论一件和她完全无关的事情。她当时想的是,要化龙化形了大人才会来接她,如果化不了,大人不来了,那作为这只鲤鱼活着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好。
      不许说死!你才不是个废材!
      他脸色蓦然一沉,阴森道。
      不是你问跳不过怎么办的吗。跳不过不是废材难道还是个天才?
      鲤鱼闻言,很是怪异地睨了他一眼,无精打采道。
      他一时被话埂住了,默默地抿唇不做声了。虞姬却看见,他暗自掐紧了手心,似是很是懊恼自己的语拙。
      小鱼肯定能跳过去的。
      他最后轻轻地说了一句。
      ……
      长乐:哈哈哈,我都看不下去了,大魔头这个傻fufu的直男……
      虞姬:还有更傻的时候,他不是一直在说是我救了他吗?泡女孩子,还是把眼前的女孩子当作另一个的影子来追就算了,还要拼命想把人家洗脑成他眼中的那个……这直男实在太sb,我都不忍心吐槽了。。。
      长乐(睨她一眼):那你最后不是也还是被追到了吗……
      虞姬:没办法啊,这傻瓜实在傻得让人心疼……
      然后一连很长一段时间,大魔头都没有再来。来喂鱼的反倒是一个着鹅黄秀红线海棠纹路襦裙的少女,连着好几天,天天都来。她眉目秀气娇俏,看着颇有几分仪静体闲的味道,脸上的表情期待而带着几分忐忑,似是在等人。
      这姑娘拿的是红豆饼,她最不喜欢的一种,而且是直接丢到水里的,都被泡软了。好在她并不挑,只是兴趣缺缺地小口吞咽着浮在水面上的碎饼。
      月行师弟还没有来吗。
      她听见这个姑娘在心思不宁地小声嘀咕。
      都好几天了呢,他平常不是一般都是这个时候来喂鱼的吗。
      ……
      长乐:喂哟,这姑娘喜欢大魔头!
      虞姬:喜欢他的姑娘还少了?看你的八卦,闭嘴。
      ……
      朱衣师妹怎么在这里?
      迎面来了另外一个穿制式长袍的低阶男弟子,热情打招呼道。
      啊,我找苏师弟有事,看见过他几次在这边喂鱼,就来碰碰运气。
      那个姑娘板着脸故作镇定道,可微红的脸颊让人一看便知晓了她的心思。
      啊,他被罚禁闭了,大概有段时间不会来了。
      男弟子露出心知肚明的表情,语气有几分揶揄道。
      他怎么了?
      那被叫做朱衣的姑娘听了,明眸一黯,面色很是焦急,失态地抓住男弟子的袖口,急声问道。
      前段时间,有群弟子喝醉了,打天池里这只鲤鱼的主意,说是要试试它有什么神异之处,看看能不能让它认主。然后苏师弟听见就气疯了,出手狠厉地把生事的那几个都废了,卸手的卸手,卸脚的卸脚。虽然他占着理,你也知道,这只鲤鱼是人家真神前辈的妖宠,岂是这群废物能打主意的,但长老们觉得他戾气太重出手狠毒,于是也罚了他打神鞭三十,闭门思过。
      男弟子解释道。
      我去掌门那里帮他求求情。
      那姑娘听了,脸色一暗,急忙对男弟子道谢了一句,便头也不回地御剑飞去了。
      池里的鲤鱼也明显听见了,静静地浮出水面,看着那姑娘离去的身影,默默地吐着水泡发了会呆。
      再过了有段时日,虞姬和长乐才再见到了大魔头。那日正落日西斜,金红色晚霞如火,濡染在他衣间,如锐利的刀锋上落上一抹艳色。那人本来完美无瑕的面容带着苍白和几分憔悴,薄唇也看着失了几分血色,确实是受了伤方才痊愈的样子。
      ……
      长乐:不是吧,区区几鞭打神鞭,能奈何得了大魔头?他可是九凤的妖躯,大乘大圆满的境界,强悍得一比啊。
      虞姬直直凝望着那人,安静地叹了一口气:要不你以为他在干嘛?演苦肉计?给谁看,一只鱼吗?我估计他潜进天兵阁来是用什么宝贝真的压抑了境界。而且,打神鞭打的是神魂啊,和他血厚防高有什么关系。真的实实在在地挨了三十鞭,他也肯定不好受的。
      长乐:啧啧,看你这护崽子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