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拾伍 受罚
      我听说你因为我被罚了。
      池里的鲤鱼浮到水面上来,安静地看看他,开口道。
      谢谢,不过不必如此的。
      他闻言,轻轻笑了笑,似是依旧不习惯笑,嘴角牵起的弧度依旧很是别扭。
      我不喜欢那群废物打你的主意。
      你也都说了是一群废物了,如果真的能让我认主的话,我才成了笑话。
      白色的鲤鱼在水里翻了个身,雪白的鳞片在霞光落下几分奢艳的金,她语带轻蔑,随即看着他,关切问道。
      你受伤了吗?严重么?
      没有,不用担心。
      他闻言,顿了顿,似是有些诧异她的关心,随即微笑开,手间灵活地拆开给她带的糕点,将一块荷花酥掰开,放在水池边,她游过去一口口吞下,鱼尾似是颇为惬意的一甩。
      ……
      长乐:说起来,还是大魔头比较懂我们的胃口,他买的都是桂花糕和荷花酥之类我们喜欢的,嗯,还是热的。
      虞姬:要不然你以为这个傻子就在这里发呆了是吗?我看他有注意,我们对那些比较喜欢对那些兴趣缺缺……哎,不说了,突然好想这个傻子啊。
      ……
      苏师弟!
      这边一人一鱼正一个喂食一个啃糕点呢,却听见一声娇滴滴的女声唤道。似是被惊扰了安宁,他有几分不豫地皱了皱长眉,抬头看去。
      是那个叫做朱衣的姑娘,今日她着一套粉色的交领襦裙,披着一层羽毛般的薄纱,俏生生地立在夕阳颇有几分灼灼其华人比花娇的俏丽,一双杏目正带着惊喜,闪亮亮地看着他。
      师姐有事?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间的饼屑,反应堪称冷淡。
      我听说你受了罚,这是伤药……
      那个姑娘露出几分期期艾艾的表情,将一个精致的白瓷瓶子递给他,脸带红晕望着他。
      不必。小伤,不劳挂怀。
      他没有接,只是看着瓶子,眉皱得更紧了一些,有点似是避之不及的烦躁。
      朱衣姑娘对他冷淡的反应似是有些所料未及,一时有些讷讷,垂头咬着唇默然不语。
      师姐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他一张俊脸写着不耐,掸了掸衣襟,便欲拔腿就走。
      ……苏师弟留步!
      那姑娘急忙出言唤他,低头犹豫了须臾,突地咬着牙看着地面出言。
      我心仪苏师弟。
      阿?
      他开始没听清楚,这姑娘说话声音太小。
      我心仪苏师弟,师弟有意与我结为双修伴侣吗。
      朱衣姑娘抬起头,尽管羞红了脸,却依旧抬起一双水汪汪的杏目直视着他,目光熠熠生辉。
      抱歉,我暂无意和人结为伴侣。
      他拒绝得直白得一点余地都没留,那姑娘愣了一瞬,如遭雷亟的全身一颤,脸色都惨白了下来,哆嗦着嘴唇说了一句“那打扰了”,便逃也似地跑了。
      ……
      旁边看了一场大八卦的鲤鱼:……
      这是个好姑娘啊,这一片芳心所寄,可惜郎心似铁。你也未免太不近乎人情了点。
      白鲤鱼再吞一口桂花糕,幽幽出言埋怨道。
      他望着那个姑娘落荒而逃的背影,冷嘲一声。
      好姑娘?不过是浅薄看中了这副好皮囊和我的资质不错罢了。这种的我以前遇到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实在数都数不过来。
      但相貌和资质本来就是你的一部分啊。她为此心悦于你,有错吗?
      她很是不解。
      他回头看着这只好事的鲤鱼,叹了口气,还是出言解释道。
      我的妖……我以前有段时间被毁容了,很是丑陋,那个时候人人见了都唾弃我,以我为地底淤泥浊物,看一眼都会嫌我污了眼睛。这个好姑娘要是在那个时候见了我,会连正眼都不想看我一眼,甚至还可能会啐上一口踩上一脚,你相信不?
      他似是不太习惯一次说如此多的话,说完便专注地看着她四处游动,不再说话了。
      那不是过往已逝吗,你不必抱着以前耿耿于怀,人生何至于此。
      她眨了眨眼睛,试图开导他。
      他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只是抿了抿唇,淡淡说道。
      我没有对往事耿耿于怀。只是,在我最狼狈最丑陋最落魄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姑娘,她丝毫不畏我嫌我,还悉心救治于我。我那时无以回报,她也无意于我的回报。所以,我喜欢那时那个什么都不图我的傻姑娘,以她为那束照入深渊的光,而对这些后来,来锦上添花的无甚好感。
      ……她用“这个家伙原来还是个情痴啊”的表情扫了他一眼,好奇地开口问道。
      那后来呢?
      后来啊,那个姑娘治好了我就走了。她应该不喜欢我吧。
      他侧头垂睫望着那一片金红色无垠的霞光,眼瞳深邃而幽黑带着几分怅然,被映入的落日余晖带上了几分绚丽温暖的暖色。那人低低地微笑起来,轻声叹了一句。
      所以啊,我后来一直在想,要是再找到了她,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捧到她面前任她挑选,来报答她。
      说起来,小鱼,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很小心地试探。
      有啊。我家大人。
      那只鲤鱼闷闷地吐了个水泡,没什么精神地答道。
      我好想他啊。也不知道大人在干什么,说好了化了龙就来接我的,他到时候别迟到啊。
      虞姬和长乐看见那人眼神骤然冷沉下来,眸光冰冷带着几分血色,他默默地攥紧了拳,如此用力似乎要把手指都戳进掌心里。
      那你好好修炼吧。
      他薄唇抿得死紧,似是好好平息了一番心情,才低沉地说道。
      谢谢。
      那只鲤鱼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异常,闷声答道。
      ……
      长乐:我怎么有种大魔头的脑门上冒出黑化+10  的感觉……
      虞姬:你的感觉没错。这人从来都是个超级醋缸子~
      长乐:他不是早就猜到了么。还黑化什么。
      虞姬:猜到和听我们亲口说出来不一样啊。哎,这个傻子。
      长乐:你够了,这恋爱的酸臭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