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双姝(我和男神皆精分)

  • 阅读设置
    拾陆 龙门
      入梦的时光流逝,会比正常的要快上许多。
      一转眼几十年荏苒而去,这一人一鱼偶有交集,虽然不至于再无话可说,却也只限于她偶尔关心关心他,问问他的修行如何之类的流于表面,远远不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于当时的她,这人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朋友,可以发张好人卡的那种,有多深厚的感情是完全算不上的,顶多想着化形以后好好感谢人家的糕点而已。
      然后有一日,似是要有喜事发生,天兵阁一众弟子各个忙里忙外。有四下打扫布置场地的,有宰杀妖兽家禽帮厨的,有抱着厚厚一摞子请柬文房四宝奔忙的,有往树上挂五彩缤纷锦缎花灯的,人影穿梭纷忙得几乎个个脚不沾地,无暇他顾。于是她完全成了个无人记得的隐形人,哦,不对,隐形鱼。
      那人带着糕点来看她,依旧是利落干练的蓝衣长剑,气质风淡云轻,看着是画风很是清奇,和其他人人仰马翻的繁忙格格不入。
      这些人这是要做什么?
      她游出水面来吃糕点,一边好奇地问他。
      阁主要收个关门弟子,这些人在忙着准备操办拜师典礼。
      他简单地解释道。
      那你不需要去帮忙么?
      他抿了抿唇,淡淡道。
      就这一会儿功夫,耽搁不了什么。
      就这正说着呢,就有另外一低阶弟子看见了他,急忙过来唤他。
      苏师弟,你原来在这里,可真让我一顿好找。要请的宾客名单订下来了,你字写得最好,快来帮忙拟帖子。
      于是才这么一会,他便被人心焦火燎地架走了。
      她:……
      真谢谢你这么忙还记得来看我啊……
      听说没有,那位要来呢。
      天池边垂堤的柳树下,有两个着纱衣襦裙的女弟子似是忙里偷闲,手间捧着精细的礼盒,一边走一边低声地交头接耳地聊天。
      哪位啊?
      你不知道吗?九音宫宫主苏明衡,明神大人啊,就是那位抢了凤凰一族至宝梧桐木芯,屠了人家一半族人,还杀了太一宗宗主太真神君和玄真剑宗宗主伏天神君的那个大魔头啊。
      听见另外的女声嘶了一声,似是牙痛。
      宗主请这个大杀神做什么啊?
      据说不是宗主请的,是他自己表示有兴趣的要来凑个热闹的。毕竟是仙界最强的人之一啊,宗主这个面子总是要给的。
      哎呀,那大家到时可要小心点,别惹了这个大杀神大开杀戒啊……
      不过据说,这个杀神还长得挺好看的诶,传说中仙界十大美男子之一。
      年轻女孩子吃吃的笑声。
      你是傻的吗?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啊呀,不就是随意说说吗,这么认真做什么……
      嬉闹的笑声间,两个女声渐行渐远去。
      然后便是到了拜师礼当天,大魔头都没能忙里抽闲再来过。
      那一日宾客云集,往来人影熙熙。低阶弟子皆着各色彩衣,穿梭于宾客之间奉菜斟酒;有着锦袍的乐师鼓瑟吹箫,长发飞扬,典雅出尘地奏起仙音阵阵;有红衣舞女献飞天舞,襟带飘逸,似是下一刻便能化羽登仙;有金鼓礼炮声轰轰,热烈如春雷滚滚。
      觥筹交错间,笑声闹声,祝酒声,恭维声;有霞飞脸颊的愉悦,眼目含情的顾盼;有也不动声色的交锋,含沙射影的针对;有春风得意的眉畔,嫉妒怨毒的嘴脸;也有醉倒洋相大出的丑陋不堪。
      她默默地隔水观望着对岸这一场宾主尽欢的热闹,十丈软红尘间的爱恨情痴皆非她之所欲,于是那些笑的闹的,欢喜的落寞的,繁华的凉薄的,通通于她格格不入。这场春江花月的胜宴,于她有着不真实的隔阂感,如凝视着一水间变幻动荡的影。
      她那时想,近百年了,她依然不属于这里,依旧对这里没有任何归属感。
      她属于尧初大人的身畔,她从来都未如此想念过他安静宁和的眼眸和浅笑。
      其实,那时游离于这一众热闹和欢腾之外的,又何止她一个呢。
      虞姬柔和的凤眸,静静地越过花和灯之间的人山人海,落在那人身上。
      他手执青铜酒觥,于一榴花树荫蔽下的僻静角落,慵懒地半倚靠着墙面立着。一席墨衣只领口和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线回纹路,肩搭着同色缀天狐皮斗篷,金冠束发,依旧是简洁利落的风格,却显得眉宇间的凌冽更盛,带了几分高傲难以接近的贵气逼人。他恢复了自己正常的样子,那张清冷却俊美如神祇的脸颊隐匿在光影之间,气质冷冽如刀。
      间或有人想要上前与他攀谈,却都被他不假以颜色地拒之千里之外,神色很是不耐。
      只是,那双绯色的眼眸,竟从头到尾,都是在频频遥望向她的方向,似是怅然出神,似是心事繁重,于是,那一树灿若流霞的榴花都似是衬托那人寂寥而落落不群的背景。
      虞姬和他的目光,越过百余岁空间和时间的隔阂,缱绻相遇于一处,她能看见他目光中的那一点……温柔。
      这个傻子。
      原来,当时他竟一直,都在定定地注视着她么。
      只是,她当时从未曾留心,生生辜负了他一片心意。
      虞姬心中甜蜜而晦暗,酸软难耐,如有一只幼兽以软糯的爪,呦呦抓挠着她的心扉。
      想要见他,想要拎着他的衣领将他拽近,低嗔他一声:你这傻子。
      想要……拥抱他,告诉他,我心里,亦是有你。
      许久,她黯然垂目,轻柔地叹了一口气。
      落日西斜,霞光万丈。那只白鲤怅然间抬头,看着那一轮沉沉的日暮,幽幽地叹了口气。
      蓦然间,她瞪圆了双眼。
      只见刹那间,金云大亮,万道流霞如天河倒卷,疯狂地在天边涌入聚结,俨然凝聚成两条栩栩如生的四足带翼生双角的金龙。
      片片金霞化做细密的金鳞铺盖上龙身的每一处,龙尾之间相虬相绕,便化作半空中一道雄伟的拱门,龙身绕着门柱垂落龙首于门底部,那龙目间神光有着万千威严,是睥睨众生的姿态。
      龙身形成的门间,无数流光做惊涛骇浪尽数而出,化做沄沄洪流如万马奔腾而下,如银河从九天汹涌破闸倾泻千里。
      是龙门!
      有宾客惊呼。
      一霎那,只见一红背白鲤从天池间纵身轻巧地一跃而起,落于狂澜江潮之间。才没身入那洪流之间,便见白鲤那通身精细雪白的鳞片瞬间焦黑生烟,被灼得寸寸爆裂出血雾残缺,这龙门之下的天河,竟是带着炙热似是能毁灭万物的能量。
      白鲤似是毫无痛觉,非但未退开半步,反倒一声轻啸,趁势以鱼尾狠狠一拍浪潮,借力溯流而上。